宁波镫力电器有限公司、杨文明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民事判决书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9)浙民终197

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镫力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余姚市朗霞街道经三路102号。

法定代表人:许炳泉,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邵镫,男,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书达,浙江法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文明,男,197391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余姚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宁波市伊尚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慈溪市周巷镇新缪路村。

法定代表人:符明霞,执行董事。

以上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梨华,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韵遥,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义乌市韩婵雅电子商务商行,经营地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市北苑街道凌云五区***单元***室。

经营者:洪文华,男,198831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安溪县。

原审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96916601室。

法定代表人:蒋凡,董事长兼总经理。

上诉人宁波镫力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镫力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杨文明、宁波市伊尚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尚公司),原审被告义乌市韩婵雅电子商务商行(以下简称韩婵雅商行)、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2民初13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2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镫力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杨文明、伊尚公司全部一审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被诉侵权产品为挽脸器,该类产品的设计空间较小,因此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的区别特征较易被该类产品的特定消费者观察到,属实质性差异,两者不属于相同或相近似的设计,故被诉侵权设计未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被诉侵权设计属于现有设计,不构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害。

杨文明和伊尚公司辩称,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相近似,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侵权设计也不属于现有设计。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淘宝公司提交意见称,其作为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商,已尽相关注意义务,不应承担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韩婵雅商行没有提交意见。

杨文明、伊尚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1.韩婵雅商行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害涉案专利权产品的行为,并销毁库存的涉案被诉侵权产品;2.镫力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涉案专利权产品的行为,并销毁制造被诉侵权产品所用的模具、成品、半成品;3.韩婵雅商行、镫力公司连带赔偿杨文明、伊尚公司经济损失200000元及合理维权开支30000元,合计230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126日,杨文明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挽脸器”的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于2016817日经核准授权公告,专利号为ZL20163003××××.1,该专利现属有效。20171110日,杨文明作为许可方,与伊尚公司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独占许可伊尚公司实施该专利,合同的有效期为自签订之日起5年。20186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就该专利出具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初步结论为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同年71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就该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出具备案证明,备案号为2018330000090。同年79日,申请人杨文明的委托代理人符明霞向浙江省宁波市永欣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同日该处,由该处公证员将该处电脑连接互联网,运行该处工作用的计算机中屏幕录像程序(注册版),并打开360安全浏览器,删除所有浏览记录后,现场监督符明霞在该计算机上进行如下保全行为:在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www.taobao.com,进入淘宝网站首页,使用账号“17×××95”及密码进行登录,在搜索栏中输入“挽脸器”,回车进入搜索页面。点击相应搜索页面中的第二个搜索结果,进入产品页面,查看该产品所在店铺的经营信息,从该店铺中浏览相关产品并进行购买,对支付购买过程中浏览的相关网页进行截屏打印。订单信息显示,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符明霞购买被诉侵权产品“挽面器脸部脱毛抖音去腿毛唇毛绞脸器除脸毛脸机电动拔小胡子神器”颜色为“粉色2线2包粉”,单价161元,卖家促销省去114.18元,优惠价46.82元,购买1个,免运费包邮,订单总金额为46.82元。被诉侵权产品单价为158-167元,淘宝单价为43.82-52.82元,交易成功696次,累计评论2178条,库存15283件。该店铺卖家信息显示,店铺名为“众生电器自营店”,卖家昵称“众生礼记”,真实姓名为“义乌市韩婵雅电子商务商行”。同年710日,该处公证员在宁波市鄞州区童王小区收到快递一件。同年713日上午,在该处两名公证员的监督下,符明霞对收到的货物进行了开箱验货,并用该处提供的数码相机对上述货物进行拍照。验货完毕后,符明霞将货物重新装回原快递包裹内,交由公证人员密封。该处对密封情况拍照后,将密封的货物交由符明霞保管。该处工作人员根据收到的快递货物外包装粘贴的快递单登陆中通快递网站,浏览物流信息页面并打印。上述操作过程中生成的屏幕录像内容由该处刻录一式二张。二张光盘由该处密封后,一张存放该处,其余交由申请人保管。同年716日,浙江省宁波市永欣公证处出具(2018)浙甬永证字第3202号公证书。

2018318日,韩婵雅商行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供应商信息显示为“宁波镫力电器有限公司”的卖家采购“SHOWGIRL挽面器绞脸器脸部除毛器挽脸器拔毛器脱毛器挽脸机去脸毛”60个,单价30元,优惠300元,货品总价1500元,加上运费25元,实际付款1525元。阿里巴巴平台显示,交易成功日期为同年328日。同年514日,韩婵雅商行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供应商信息显示为“余姚市镫力商贸有限公司”的卖家采购“SHOWGIRL挽面器绞脸器脸部除毛器挽脸器拔毛器脱毛器挽脸机去脸毛”141个,单价28元,货品总价3948元,加上运费75元,实际付款4023元。阿里巴巴平台显示,交易成功日期为同年524日。2018520日,韩婵雅商行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供应商信息显示为“余姚市镫力商贸有限公司”的卖家采购“SHOWGIRL挽面器绞脸器脸部除毛器挽脸器拔毛器脱毛器挽脸机去脸毛”213个,单价28元,货品总价5964元,加上运费111元,实际付款6075元。阿里巴巴平台显示,交易成功日期为同年530日。一审庭审中,韩婵雅商行及镫力公司均认可,韩婵雅商行销售的涉案被诉侵权商品系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镫力公司采购所得。韩婵雅商行系一家个体工商户,注册日期与核准日期均为2018123日,经营者为洪文华,经营范围为网上销售:日用百货、服饰、针织品、化妆品(不含危险化学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镫力公司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29日,注册资本为200万元,经营范围为家用电器的制造、加工。杨文明、伊尚公司为本案诉讼支付了一定的维权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杨文明系专利号为ZL20163003××××.1、名称为“挽脸器”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人,伊尚公司系该专利的独占许可实施人,该专利现处有效期内,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受法律保护。本案诉讼双方的争议焦点为:一、被诉侵权设计是否落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镫力公司提出的现有设计抗辩理由是否成立;三、韩婵雅商行是否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镫力公司是否实施了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四、韩婵雅商行、镫力公司的行为如构成侵权,其责任应如何承担。

关于争议焦点一。一审庭审中,该院当庭拆封了上述公证封存的物品。杨文明、伊尚公司将被诉侵权产品实物作为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专利进行比对,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构成近似,落入其保护范围,韩婵雅商行表示不清楚,镫力公司认为二者既不相同也不相似。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与授权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均为挽脸器,功能为将脸部细毛拔除,属于同类产品,可以进行比对。授权外观专利的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形状。该院注意到,从整体来看,授权专利设计与被诉侵权设计均为类似知了的身体,上方伸出的两根铁丝类似于触角,两个调节旋钮类似于知了凸出的两个眼睛,用于调节线的松紧,水滴形的开关均设置在腰部,在开关的周围均设置了封闭的弧线流线型造型,并基本呈现相同的视觉效果。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专利设计的主要区别在于:被诉侵权设计的指示灯作了凹槽设计,其中间部位收腰的弧度更为圆润,开关的造型上则多出几条月牙形的防滑纹,而授权专利设计的防滑纹是直线形。被诉侵权设计开关按钮的外框白色部分为针尖形,授权外观专利是水滴形,开关外框与开关的比例亦有细微差异。该院认为,就普通消费者而言,主视图是产品正常使用时最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对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被诉侵权设计的主视图与涉案专利设计的主视图极为接近,且上述区别点对整体视觉效果并不产生实质影响,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二者形状、轮廓都十分接近,构成近似,故被诉侵权设计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关于争议焦点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在专利侵权纠纷中,被控侵权人有证据证明其实施的技术或者设计属于现有技术或者现有设计的,不构成侵犯专利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被诉侵权设计与一个现有设计相同或者无实质性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被诉侵权人实施的设计属于专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的现有设计。”镫力公司以授权公告号为CN303135600S的外观设计作为现有设计抗辩。授权公告号为CN303135600S的外观设计(以下简称为对比设计)公开日为2015318日,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前,其所示的产品外观可以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镫力公司认为被诉侵权设计与对比设计构成近似,除了开关的外框材料不同,两者的形状都是相同的,头部不同是因为功能不同,对比设计用于磨脚,被诉侵权设计用于除毛。杨文明、伊尚公司认为两者并非同类产品,且外观设计既不相同也不相近似。一审法院认为,镫力公司提供的对比设计与被诉侵权设计相比,对比设计系用于磨脚,而被诉侵权设计用于除毛,两者功能、用途不同,即使将两者纳入“梳妆用品和美容室设备”这一大类,两者的外观设计亦存在显著区别。从整体来看,被诉侵权设计系知了形,而对比设计两侧是凸出的,缺少指示灯部位,开关周围也没有主面板。上述区别均为一般消费者所关注,不属于施以一般注意力不能察觉的局部细微差异,且上述设计差异对整体视觉效果亦产生一定影响,尤其是二者主视图差别较大,不属于可以认定两者属于相同或无实质性差异的情形。综上,被诉侵权设计与对比设计存在明显区别,被诉侵权设计更接近于授权专利设计,故镫力公司的现有设计抗辩不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三。一审法院认为,杨文明、伊尚公司提交的(2018)浙甬永证字第3202号公证书,具体记载其委托代理人网购被诉侵权产品及具体的收货、拆封、物流过程,并提交了公证保全的被诉侵权产品实物。根据公证书记载的内容,可以认定韩婵雅商行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镫力公司自认其是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生产者和销售者,结合该公司工商注册信息中登记的经营范围以及被诉侵权产品外包装上记载的该公司名称、地址等信息,可以认定其实施了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争议焦点四。韩婵雅商行未经许可,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已构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害,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且杨文明、伊尚公司确认被诉侵权产品已从淘宝网上下架,故其要求韩婵雅商行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并销毁库存产品的诉请,不再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现镫力公司认可该公司系涉案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生产者,韩婵雅商行亦提供证据证实涉案被诉侵权产品系其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镫力公司采购,结合全案证据及各方当事人应诉答辩情况,可以认定涉案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镫力公司,韩婵雅商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镫力公司未经许可,实施了制造、销售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侵害了涉案专利权,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杨文明、伊尚公司诉请要求其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并赔偿损失,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关于销毁制造被诉侵权产品所用模具、成品、半成品的诉请,因镫力公司在一审庭审中自认被诉侵权产品有三副模具且有少量库存,故对该项诉讼请求,亦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损失,镫力公司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实施了制造、销售专利侵权产品的行为,应当就此承担赔偿责任。杨文明、伊尚公司没有提交侵权人的获利情况或其因侵权行为所受损失之证据,该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并考虑涉案专利类型,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侵权时间,特别考虑到:涉案专利系外观设计专利;镫力公司同时实施了制造、销售专利侵权产品的行为;镫力公司为有限公司,具有一定的注册资本、制造规模;杨文明、伊尚公司明确主张被诉侵权行为系本案公证书中取证的事实,且其针对镫力公司的其它侵权行为亦另案提起诉讼;被诉侵权产品的销量和起批单价,以及杨文明、镫力公司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酌定镫力公司赔偿杨文明、伊尚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百七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五条、第七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于201914日判决:一、镫力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杨文明享有的专利号为ZL20163003××××.1、名称为“挽脸器”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及伊尚公司就该专利享有的独占许可实施权,即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落入该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销毁制造被诉侵权产品所用模具、成品、半成品;二、镫力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杨文明、伊尚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包括维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三、驳回杨文明、伊尚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案件受理费4750元,由杨文明、伊尚公司负担2065元,镫力公司负担2685元。

二审中,杨文明、伊尚公司、韩婵雅商行、淘宝公司均未提交新的证据。镫力公司提交一份专利号为ZL20183044××××.2、名称为“挽脸器”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拟证明被诉侵权设计亦被授予外观设计专利权,不构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害。杨文明、伊尚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专利申请日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后,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淘宝公司、韩婵雅商行没有发表质证意见。本院经审查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该专利的申请日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后,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并不能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故对该证据的效力不予认定。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一致。

根据镫力公司的上诉理由和请求及杨文明、伊尚公司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一、镫力公司提出的现有设计抗辩是否成立;二、被诉侵权设计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关于争议焦点一。二审中,镫力公司以一审中提出的对比设计作为现有设计,认为被诉侵权设计采用了现有设计。经比对,本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为挽脸器,对比设计对应的产品为磨脚器,两者虽同属于梳妆用品和美容室设备,但具体功能、用途均不同,由此导致两者的外观亦存在显著差别。两者整体形状差异较大,对比设计头部没有被诉侵权设计的天线、指示灯等部位,机身部位亦没有被诉侵权设计的面板。该些区别特征均为一般消费者容易观察到的部位,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实质影响,两者不相同也不近似。故镫力公司提出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二。二审中,杨文明、伊尚公司和镫力公司对一审法院确定的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的区别点均无异议,镫力公司认为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在天线、调节旋钮、顶部挂钩等部分的相同设计均为该类产品的惯常设计,而在该类产品设计空间较小的情况下,两者的区别较为显著,不构成相同或近似的外观设计。对此,本院认为,对于挽脸器类产品而言,其由挽脸功能决定的天线、旋钮等部分设计空间较小,但产品的整体形状、机身面板形状、开关按扭位置及设计均有较大设计空间。涉案专利以铁丝为触角,调节旋钮为眼睛的整体知了形的形状以及水滴形开关的设计为设计要点。被诉侵权设计在整体形状、面板设计、开关形状等均与涉案专利相同,两者在防滑纹、开关外框与开关的比例、头部侧面的弧度等区别较为细微,不容易被一般消费者观察到,不能使两者外观产生实质性差异。根据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原则,本院认为,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构成近似,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综上,本院认为,镫力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均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0元,由宁波镫力电器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

审判长 陈 为

审判员 郭剑霞

审判员 李 臻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王莉莉

Q.png

阅读数: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