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张勇与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杭州午憩宝贸易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民事裁判书【一审】【杭中院】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01民初1269

原告:张勇,男,汉族,198696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北段18号。公民身份号码:

513426198609064915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梨华、杨如春,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滨和路11742层(托管:0372号)。

法定代表人:程韬,执行董事兼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宪功、王小梅,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杭州午憩宝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西兴街道江陵路2028号星耀城2710室。

法定代表人:程韬,执行董事兼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宪功、王小梅,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勇与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沃公司)、杭州午憩宝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午憩宝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5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本案审理中,因午憩宝公司就张勇享有的涉案ZL201630653556.0“连接件(1外观设计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本院于2018813日裁定本案中止诉讼,后于2018314日恢复诉讼。本案于20194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勇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梨华、杨如春,被告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宪功、王小梅,被告天猫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程琳到庭参加诉讼。庭审中,因确认被诉侵权产品链接已被删除,原告张勇申请撤回对被告天猫公司的起诉,本院口头裁定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勇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1、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张勇ZL

201630653556.0号专利权的产品;2、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赔偿张勇经济损失25万元;3、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赔偿张勇维权合理费用5万元;4、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和理由:张勇于20161228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连接件(1的外观设计专利,专利号为201630653556.0,授权公告日为2017627日,该专利权至今有效。调查发现,高沃公司在天猫公司经营的www.tmall.com上开设的店铺午憩宝高沃专卖店内销售、许诺销售由高沃公司和午憩宝公司制造的午憩宝折叠午休床产品侵犯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给张勇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被告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共同答辩称:1、被诉侵权产品不构成对涉案专利的侵权,二者区别点非常明显;2、被诉侵权产品实施的系现有设计,不构成侵权;3、高沃公司、午隐宝公司未实施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行为,涉案专利为连接件,而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销售、许诺销售的是折叠床,并未对连接件进行许诺销售、销售,更没有制造连接件的行为,不构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权;4、张勇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连接件是折叠床的一部分,消费者购买时关注的是折叠床的外观,并不会关注连接件的结构,且连接件为功能性设计,涉案专利对整个产品贡献度微乎其微。请求驳回张勇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依据有效证据及相关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61228日,张勇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为连接件(1的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日为2017627日,专利号为ZL201630653556.0,目前专利有效。简要说明记载该外观设计的设计要点为形状,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者照片为立体图。

2018418日,张勇向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同日,公证人员与张勇的委托代理人杨如春一起来到位于杭州市叶青兜路照片显示有“UCC国际洗衣的代收点,杨如春在该网点自提了编号为70074813139760的百世快递包裹1件并带回公证处进行拆封、查验、拍照,使用公证处电脑登录淘宝网,查看编号为147958812171460189的订单,显示产品名称为午慈宝折叠床午休床办公室单人床简易床家用午睡床躺椅睡椅陪护床,实际付款为109元。物流信息为:百世快递,运单号:

70074813139760。查看该链接,显示最新的产品价格为89-219元,月销量为2557个,累计评价4469个。品牌:午憩宝,是否可定制:是。商品详情处有:中国质造,这些年,我们没做别的,只专注研究健康舒适的午休产品等文字描述。该天猫店铺的经营者营业执照信息显示为高沃公司。2018420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书为上述过程出具(2018)浙杭西证民字第3441号公证书。

经当庭开拆公证封存实物,内含一张折叠床,外包装及实物上有午憩宝商标,外包装的标签上显示公司为午憩宝公司。该折叠床有多个连接件,张勇确认指控其中一个为被诉侵权产品。庭审中,高沃公司确认涉案折叠床系其销售。

淘宝网订单号为1104981125321209的订单创建时间为2015626日,产品名称为午憩宝四重加固折叠床单人床午休床折叠床躺椅午睡床简易行军床,查看该订单快照,显示有折叠床及连接件的图片。

另查明,2018731日,午憩宝公司就涉案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起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9116日作出如下审查决定:维持专利权有效。

再查明,高沃公司成立于2014530日,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经营范围:网上销售:家具、服装、日用百货、家居用品、户外用品、五金、厨房用品。午憩宝公司成立于成立于2012110日,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经营范围:批发、零售:

家具、家居用品、户外用品、纺织品、日用百货、工艺礼品。午憩宝公司申请注册了午隐宝商标,核准范围为第20野营用睡垫;软垫;枕头;野营睡袋;非医用气褥垫;家具用非金属附件;垫褥(亚麻制品除外),垫枕。

又查明,张勇为维权支出了公证费、律师费。

本院认为,本案中,专利号为ZL201630653556.0连接件(1外观设计专利在有效期内,法律状态稳定,张勇作为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其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资格。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及双方的控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1、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2、高沃公司及午薄宝公司主张的现有设计抗辩能否成立;3、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有无实施张勇指控的侵权行为;4、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1,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均为连接件,属于相同产品种类。《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对于主要由技术功能决定的设计特征以及对于视觉效果不产生影响的产品的材料、内部结构等特征,应当不予考虑。下列情形,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一)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为相对于其他部位;(二)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授权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两者相同;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近似。

经庭审比对,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的主要存在以下区别:从立体图来看,涉案专利的后侧具有竖立的挡板,被诉侵权产品则无。张勇认为虽然存在上述区别,但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构成近似。高沃公司、午稳宝公司认为两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对此,本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整体形状和比例相近似,仅上述一个区别点在整体中所占比例较小且非消费者重点关注部位,对于整体效果而言不产生实质性差异,综上,两者构成近似外观,即被诉侵权产品已落入专利号为ZL

201630653556.0连接件(1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关于争议焦点2,所谓现有设计抗辩,是指被诉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与一项现有设计相同或者相近似,或者被诉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师一项现有外观设计与该产品的惯常设计的简单组合,则被诉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构成现有设计,被诉侵权人的行为不构成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现有设计,是指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设计。

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以淘宝网订单号为1104981125321209的销售记录及其交易快照截图主张现有设计抗辩,张勇对该交易快照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经审查对该交易快照的真实性亦予以确认,该订单创建时间为2015626日,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也即其中所示产品于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已经公开销售,可以用于进行现有设计比对。经比对,高沃公司、午隐宝公司主张侵权产品与现有设计构成相同,张勇认为现有设计仅公开了部分视图,无法用于比对。经审查,本院认为,现有设计仅公开了一面视图,其余视图视角的设计均不可见,无法确定现有设计其余视图面的具体形状和设计细节,而该面视图亦与侵权产品不相同,故仅凭现有证据,无法判断侵权产品实施的是否系现有设计。故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关于争议焦点2,张勇主张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共同实施了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庭审中,午憩宝公司陈述涉案的折叠床产品系其从第三方处采购后贴标出售,其并未实施制造侵权连接件产品的行为,且高沃公司与午憩宝公司系独立法人,未实施共同侵权行为。高沃公司亦不认可其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经审查,张勇在高沃公司经营的天猫店铺中公证购买了涉案侵权产品,高沃公司亦认可涉案折叠床系其销售,而侵权产品连接件系折叠床的一部分,故本院认定高沃公司实施了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关于许诺销售,高沃公司在其天猫店铺上展示侵权产品图片并向公众作出销售侵权产品的意思表示,亦构成许诺销售侵权行为。侵权产品的销售页面与产品上均显示商标为午憩宝,产品外包装亦有午薄宝公司企业名称,对于消费者而言,午憩宝公司既是折叠床整体的制造者,也是侵权产品的制造者。午隐宝公司辩称其系向案外人采购整张折叠床并贴标,并未实施制造侵权产品的主张,因其未能提供证据支持,故本院对该抗辩不予采信。综上,在午憩宝公司未能提供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午慈宝公司实施了制造侵权产品的行为。鉴于在案并无证据证明高沃公司与午憩宝公司合意实施共同侵权行为,故对张勇关于高沃公司与午隐宝公司系共同侵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3,《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

高沃公司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为生产经营目的,在其网店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午憩宝公司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侵权产品,侵犯了张勇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二者系分别实施的侵权行为,应分别承担法律责任。高沃公司未能证明该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其仍应就其销售行为承担赔偿责任。张勇据此要求高沃公司与午德宝公司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别、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张勇未能有效证明其损失和侵权人获利的事实,并要求适用法定赔偿,高沃公司、午憩宝公司亦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侵权获利情况。故本院将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包括侵权产品的销售规模、范围、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涉案专利权的授权时间等因素,按照法定赔偿的方式,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同时,本院注意到如下事实:1、本案系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为20161228日,授权日为2017627日;2、高沃公司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午隐宝公司实施了制造侵权产品的行为,张勇提交的侵权证据是在天猫网站上购买的折叠床一张,整床价格为109元,网页上成交量显示月销量为2557个,累计评价4469个;3、整张折叠床有多个连接件,涉案专利权价值在整床价值中所占比例较小;4、张勇就同一折叠床产品的其他三个连接件另案起诉高沃公司、午德宝公司侵害其外观设计专利权;5、张勇为本案诉讼支出了一定人力财力。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落入专利号为ZL201630653556.0连接件(1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二、被告杭州午隐宝贸易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落入专利号为ZL201630653556.0连接件(1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三、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张勇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四、被告杭州午憩宝贸易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张勇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5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五、驳回原告张勇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人民币1020元,合计6820元,由原告张勇负担3126元,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担1478元,被告杭州午憩宝贸易有限公司负担2216元。

原告张勇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来本院退费;被告杭州高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杭州午憩宝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应负担的诉讼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账号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在收到《上诉费用交纳通知书》次日起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户名、开户行、指定账号详见《上诉费用交纳通知书》。

审判长    黄斯蓓

    人民陪审员    欧林宏

人民陪审员  王伟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何国深

 Q.png

阅读数: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