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专利代理机构有哪些成本

专利局开始更高要求的“专利质量提升工程”以及打击低质量申请后,进一步提高我国专利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影响力,对专利申请人和代理机构提出更高要求,同时近几年经济疲软对于前几年疯狂发展的代理机构来说也是慢性看不见的挑战,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NCP却对代理机构带来急性显性冲击。

 

代理机构是不是受影响很大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但从相对论来说,也有区分有些卵是硬壳的还是软壳的,对那些需要人们出门面的面才能创造价值的行业影响巨大,不仅没有营收还面临退款、退货、季节性原材料损失的风险。对于代理机构而言主要没法开工,不能开源,但天然具有了一部分节流,业务停滞但不是倒退,不用再问代理机构是否有影响的这类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了。代理机构一般人员在10100人之间,规模不大抗风险能力高一些。

 

 

提前储备物质

酒店餐饮行业年夜饭是需要储备食材,代理机构基本不需要提前储备物资,即使提前买的那点80g的纸也不属于季节性消耗品,这块的损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房租与物业

代理机构房租一般占比总创收(不包括代行政机关收取的官费)的5-10%Ps:如果超过10%一般是新开的高端所,当年创收还没有上来,这个比例成本压力就比较大;低于5%的要么股东自己房子,要么房子的地理位置比较普通),总体而言代理机构承租的物业在高端写字楼的不是主流,一般是中等或中等偏上的物业(Ps:也说明这个行业还没有像金融行业那么白领,未来还有很大的空间,哪一天专利代理机构都在城市的CBD上班,那么专利代理的春天才真正来了,但是反观北京一些代理机构把办公场所向周边房租低的地方转移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当然承租的如果房东可以减免1-2个月房租可以减轻适度压力,当然如果代理机构自持物业那压力又更少一点。

 

增值税与应收账款

根据机构性质和阶段不同,增值税连同企业所得税,开一张发票即面临5-15%的票面税,当然还有收入高一点代理师面临个税,当然因为该月没有或很少创收,增值税就很少,这个成本在本月中体现不明显,当然这个阶段如果有很多的应收账款(Ps:比如很多活之前就干了,等着这几个月收款的,当然要甲方有钱和时间来支付这个款项)日子会好过一点。但也听说一些机构的一些应收账款的公司都倒闭了(Ps:或者像乐视这样还有很多坏账还没有收到)。

 

 

社保与公积金

这块是硬支出,企业部分企业要承担,差不多每人要1000-3000,按50人的机构来计算的话,也需要5-15万。

 

一月份工资未发放的资金压力

由于今年过年早,1月份工资一般按计划到2月初开始计算与发放,人算不如天算,1月份工资如期发放的难度较大,但等好转或疫情过后这个发放会带来现金流的压力,因为一部分员工也是等这个去还按揭贷款。当然可能代理机构这次要与工会协商寻求延期或分批次来发放了。

 

 

二月份工资

这是目前最敏感的话题(Ps:很多思考问题不是从理性思考,一上来就是道德审判),国家人社部的规定和解读是一回事,同行之间如何发放又是一回事,实际发到手多少钱又是另外一回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金,员工人人都一本自己的账。从人社部政策解读来看,23日到33日之间如果未复工的,可以按所在地最低工资(一般在2000-3000元)的80%左右支付,如果在23日到33日之间进行复工的原则上按正常方式计算(Ps:我不是劳动法律师,那个规定的立法本意是因为企业的原因导致停工,这次导致停工是由于不可抗力引起被迫停工),当然人社部也温柔地提示与鼓励公司与个人进行协商或者通过调休年假等方式处理。如果按照正常支付(Ps:当然有一部分是业绩提成的,因为没有业绩,这块也无需产生),一个50个人的机构这块支出几十万支出,如果等到了33日才复工,虽然机构理论上需要实际支付的工资会数额上下降,但同时也说明疫情造成的影响广度与深度更大,恢复时间长进一步影响整体对于企业和个人都不是太有利,都希望早点复工,现在不是羡慕人家不上班,现在是羡慕人家上班,上班是一件幸福的事。

虽然规定是死的,为了团结与自救还是希望机构与员工广泛交流意见互相理解与支持的基础上合理确定。

代理机构的支出中,人员工资占创收的50-60%Ps:当然包括行政人员工资等综合计算),千万不要再傻傻地说专利代理机构或专利代理师是不需要成本的话。

50个人的代理机构来计算当月人力成本也在几十万,如果疫情影响2个月账面资金也要有近80-100万才可以。不足部分要么和员工协商分期或者延迟支付,或者股东出去借款或者吃老本以前赚的钱“吐出来”救济。这么关键时刻,讨论单位复工到底应该由单位提供口罩还是由自己提供口罩,虽然是一个法律问题,但面对大灾大难,法律只是最后一道屏障而不是最前的台风,这个疫情当前能和企业一起共渡难关的那也体现真爱。

 

 

存量案件

很多机构为了高效服务客户及早处理好专利代理业务而轻松过年,很多Boss都明里暗里要求代理师在年度之前把手上的案子及早处理(Ps:有很多案件专利局规定严格期限,如答复审查意见,省得年夜饭的时候还在想着哪个案子是否会过期)。但也存在一部分代理机构案件多,年前没办法消化,这个时候可以安排专利代理师远程在家办公可以继续工作,倒不是能收到客户多少费用,至少专利代理师有事做,除了和申请人问候疫情的事以外还可以与申请人保持业务联系,稳定压倒一切。

 

 

代缴官费

企业的活力在于流动性与持续经营,代理机构年前预收申请人的官费,等疫情一结束代缴官费的压力会非常大,特别是涉外业务较多的机构内出外的案子需要大额外汇支出。

 

 

管理成本

2月份基本不产生差旅、办公、招待,这部分基本上可忽略,当然从财务角度,历史上一些固定资产长期分摊到当月的除外,这个数量一般也有限。

 

 

会不会破产

代理机构基本上是人合的机构,固定资产投资很少,基本没有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库存,银行贷款造成的财务成本很少,不像实业老板很多是把所有家底拿出来创业孤注一掷,大部分代理机构股东家底都是有一点,只要内部相对不分裂互相支持都能过关,再说审批一个专利机构本身就很难,不会轻易放弃,更不会轻易破产,一旦破产东山再起会面临个人信用度问题,所以最大可能只会处于短暂的冬眠状态,但对于刚入行业不久的新人面临转行谋新生计的除外。

有一些非专利代理机构看现在形势很可能不再进入这个行业,当然本质上和疫情没有必然联系,主要是专利局监管严格,更关键的是专利代理本身属于高科技和高知识密度的行业,纯依赖业务营销而没有强有力的技术人才很难走的好与走的远,疫情也许只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那些非正规专利代理机构死灰复燃的速度倒也是很快,哪一天形势好了他们又杀回来了。

当然经过疫情洗礼之更增强代理机构免疫力和战斗力,未来春天更加提醒往高质量专利发展之路。

 

 

春节本身属于淡季

代理机构本身在春节期间就是淡季,一般Boss都会预计到过年那个月(Ps:一些公司在农历年十二月十五左右就开始封账,“雪上加霜”的因为要发年终奖)和正月那个月盈利很少或者亏本的(Ps:正月甲方都还没开工,很多都要元宵之后才可以付款)。

 

 

合伙所与公司制

合伙人由于合伙人比较多,每个合伙人带一个小团队,自个自负盈亏,风险下来每个合伙人“雨露均沾”一点的话,风险就衰减很多,而对于公司制的代理机构,股东数量少,大股东压力就偏大,当然任何事都相对的,今年春晚说老板亏的多但真有赚钱也是老板拿的多。

 

 

贷款给代理机构和代理师

现在Bank要放款给机构或个人,要么有土地、房产、设备抵押、或者凭借大额订单抵押,纯信用贷款给公司或个人的为数不多(Ps:不要把那点信用卡也计算在内,信用卡那不叫贷款)。但代理师这个职业稳定性比较强,特别是执业满三年以上的,轻易很少改行(Ps:容易离开这个行业的是那些未取得执业证还在行业徘徊的人;或者那些已经稳定的专利代理师改行也是改到更好的行业),这个执业证取得也经历千辛万苦(Ps:都要具备理工科教育,考试通过率10%多点),及时银行贷款30-50万给这么一个有执业证的人,谁会为了这么五斗米折腰跑路,所以给银行设计一个针对专利代理师的信用贷款产品,不良贷款率绝对低于平均水平,对于专利代理机构就更是如此了,审批一个专利代理机构不容易,注销一个专利代理机构就难上加难了(Ps:审批一个代理机构就像结婚,注销一个代理机构就像离婚,专利局对于注销有很严格的手续,不仅仅是财务上问题,对于代理机构之前处理的专利要找到下家接手,不能撒手不管,注销一个机构比怀小孩生小孩的时间还长),且合伙人很多是连带责任的,所以贷款给专利代理机构100-1000万信用贷款绝不是什么大问题,一旦复工代理机构的现金流即刻就可以恢复。

从风险审核来看,可以到专利局检索该专利代理师近一年是否还在正常代理案件,代理机构的代理量是否显著下降,进一步来判断代理师和代理机构的活跃度。

 

复工

专利代理机构肯定不属于第一批复工,不属于与疫情相关的民生行业,也不是当前社会需求的刚需,论刚需,律师行业比专利代理行业更刚需一些,复工的批次预计是比较靠后的。

就算复工了,我们的甲方还没有正式回复,演员有了,没有观众,我们也只能练练功夫,没法收门票。

现在可能能做的是有一些存量的案子及时撰写,特别是还有一些欠当事人很长时间的半年一年以上的案子,这个时间点可以静下心来慢慢写。专利审查意见答复专利局已经开始下发,累积的审查意见可以及早答复,这些都不怎么需要申请人参与的工作,也可以通过这些与我们的甲方保持基本的联系,让他们知道我们还是活跃的。

 

 

展望

疫情之后需要恢复经济恢复信心,新时期靠什么,还是要靠更高质量的科技创新水平来缩短因疫情造成的国民经济的影响,特别是生物医药、AI智能制造、远程教育培训等行业快速兴起,这些都依赖高密度科技。常常听人说专利代理机构代理费没有显著提升,总结了很多原因,比如竞争激烈、人员参差不齐、价格战、非正常代理机构干扰等等,个人认为这些都不是本质原因,本质原因在于取决于专利代理机构服务代理的对象的价值,即技术的价值是否提升,(Ps:在这里也不能指责法院的保护力度,有多少技术贡献法院给予多少保护,这就是保护与贡献相匹配原则的司法精神),科技含量高了,对专利代理师的专业水平要求也高,这样知识的价值自然能体现,且平均1000个专利发生诉讼纠纷的才一件左右,现阶段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小商品外观设计要求全面提高代理费短期内是不现实的。

有特殊才不同,有不同才有记忆,还有学教育部的“停课不停学”,代理机构也“停工不停学”,原来一味地低着头脚踏实地不停写案子,现在终于可以仰望天空思考与学习下,毕竟专业度是未来取胜的法宝。

 

......

王梨华2020210

 

 


阅读数: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