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司法观点集成--第二期】改变方法专利的步骤顺序是否构成等同侵权
发布时间:2016-08-13 浏览量:914

  

改变方法专利的步骤顺序是否构成等同侵权

 

关键词


等同侵权    方法专利


案件


再审申请人浙江乐雪儿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陈顺弟、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何建华、第三人温士丹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225


基本案情

陈顺弟系“布塑热水袋的加工方法”发明专利(授权日为2010217日)的权利人。该专利权利要求为:“1.布塑热水袋的加工方法,布塑热水袋由袋体、袋口和袋塞所组成,所述的袋体有内层、外层和保温层,在袋体的边缘有粘合边,所述的袋塞是螺纹塞座和螺纹塞盖,螺纹塞座的外壁有复合层,螺纹塞盖有密封垫片,袋塞中的螺纹塞座是聚丙烯材料,复合层是聚氯乙烯材料,密封垫片是硅胶材料所制成,其特征在于:第一步:首先取内层、保温层以及外层材料;第二步:将内层、保温层、外层依次层叠,成为组合层;第三步:将两层组合层对应重叠,采用高频热合机按照热水袋的形状对两层组合层边缘进行高频热粘合;第四步:对高频热粘合的热水袋进行分只裁剪;第五步:取聚丙烯材料注塑螺纹塞座,再把螺纹塞座作为嵌件放入模具,另外取聚氯乙烯材料在螺纹塞座外二次注塑复合层;第六步:将有复合层的螺纹塞座安入袋口内,与内层接触,采用高频热合机对热水袋口部与螺纹塞座复合层进行热粘合;第七步:对热水袋袋体进行修边:第八步:取塑料材料注制螺纹塞盖;第九步:取硅胶材料注制密封垫片;第十步:将密封垫片和螺纹塞盖互相装配后旋入螺纹塞座中;第十一步:充气试压检验,向热水袋充入压缩空气进行耐压试验;第十二步:包装。” 本案专利说明书在第3页中明确记载第1011步的步骤可以调换。

陈顺弟认为浙江乐雪儿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雪儿公司)生产、销售,何建华销售和许诺销售的布塑热水袋侵犯了本案专利权,诉请法院判令何建华立即停止销售侵权产品,赔偿其经济损失50万元;乐雪儿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权产品,销毁侵权产品及模具,并赔偿其经济损失100万元。

 

裁判要旨

改变方法专利的步骤顺序不构成等同侵权的判断标准是,所涉步骤必须以特定的顺序实施以及这种顺序改变能够带来技术功能或者技术效果的实质性差异。

 

裁判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提审认为,乐雪儿公司提供样品委托他人代为加工被诉侵权产品的螺纹塞座、螺纹塞盖和密封垫片的行为,应视为乐雪儿公司的行为,乐雪儿公司对此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乐雪儿公司主张被诉侵权方法缺少第589步,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诉侵权方法将本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67步进行的步骤互换在技术功能和技术效果上没有产生实质性差异,调换前后的步骤属于等同技术特征;被诉侵权方法将本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1011步的步骤互换后,产生了减少操作环节、节约时间、提高效率的具有实质性差异的技术效果,故调换前后的步骤不构成等同技术特征。虽然本案专利说明书已经记载了第1011步的步骤可以调换,但并未体现在本案专利权利要求中,因此应将调换步骤后的技术方案排除在本案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之外。据此,最高人民法院认定被诉侵权方法未落入本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判决撤销原一审、二审判决,驳回陈顺弟的诉讼请求。



附: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225号判决书

 

再审申请人浙江乐雪儿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陈顺弟、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何建华、第三人温士丹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浙江乐雪儿家居用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雯平,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陈顺弟。

委托代理人:**********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何建华。

一审第三人:温士丹。

 

再审申请人浙江乐雪儿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雪儿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陈顺弟、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何建华、第三人温士丹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辽民三终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3929日作出(2013)民申字第720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11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乐雪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颖、陈顺弟的委托代理人董世博到庭参加诉讼。经本院合法传唤,何建华、温士丹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0917日,陈顺弟以乐雪儿公司生产、销售,何建华销售和许诺销售的布塑热水袋侵犯了其“布塑热水袋的加工方法”发明专利权为由,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何建华立即停止销售侵权产品,乐雪儿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权产品,并销毁侵权产品及模具;2.何建华赔偿陈顺弟经济损失50万元,乐雪儿公司赔偿陈顺弟经济损失100万元(含陈顺弟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3.由乐雪儿公司和何建华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010928日,一审法院依陈顺弟申请,在乐雪儿公司对被诉侵权产品库存数量、加工方法、销售账册进行证据保全。乐雪儿公司向一审法院出示了其库房中的21箱布塑热水袋产品,但拒绝一审法院对其加工方法和销售账册进行证据保全。一审庭审中,乐雪儿公司确认保全样品均由其生产、销售,且全部样品均按照其提交法庭的“热水袋生产工艺说明”制造。乐雪儿公司自述被诉侵权方法第1-4步、第11步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1-4步、第12步相同,被诉侵权方法第67810步分别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761110步相同,被诉侵权方法不包括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589步。乐雪儿公司就其销售账册拒绝举证。

 

另查明,何建华是地址在沈阳小商品大世界市场4044号摊位的沈阳市大东区任国良杂品批发部的经营者。第三人温士丹是地址在沈阳小商品大世界市场4107号摊位的沈阳市大东区永利来杂品批发部的经营者。任国良系40444107号两个摊位的业务员。乐雪儿公司前身为台州市乐雪儿塑胶电器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0323日变更企业名称为乐雪儿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

 

1.关于乐雪儿公司是否侵犯了陈顺弟的涉案专利权问题。

乐雪儿公司主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的保温层是功能性描述,被诉侵权方法中在内层和外层之间夹放的是半片空心薄棉,不具备保温层的技术特征。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专利权利要求并未对保温层的材质、大小进行限定,故对乐雪儿公司的上述抗辩不予支持。乐雪儿公司自认被诉侵权方法前4步及最后一步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前4步及最后一步相同,一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乐雪儿公司主张被诉侵权方法第67810步分别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761110步的内容相同,但顺序不同,因而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一审法院认为,对于上述四个步骤,按照被诉侵权方法的顺序与按照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的顺序进行加工,其技术特征及技术效果并无实质区别,故对乐雪儿公司的上述抗辩不予支持。乐雪儿公司主张被诉侵权方法不包括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589步。经审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589步分别是螺纹塞座、螺纹塞盖及密封垫片的加工方法。被诉侵权产品的上述三个部件与依照涉案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对应部件结构及材质相同。乐雪儿公司虽主张与上述三个部件相对应的产品组件系从外部购买,但对于购买的细节,乐雪儿公司自述是由其提供样品,由供货方按照样品的材质、结构生产,按照订货数量供货,至于样品来源及供货方的生产工艺方法乐雪儿公司拒绝说明和举证。一审法院认为,乐雪儿公司提交的购销合同签订时间晚于被诉侵权产品出厂时间,且乐雪儿公司未能证明其真实性及履行情况,对上述三个部件的加工方法亦未进行说明及举证,故对其关于被诉侵权方法缺少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589步的抗辩主张不予支持。乐雪儿公司主张被诉侵权方法来源于ZL200520015446.8号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中公布的具体实施方式,因此属于现有技术,但未能举证证明被诉侵权方法与该实用新型专利的相应技术特征相同或者无实质性差异,故对其现有技术抗辩的主张不予支持。综上,被诉侵权方法所具备的技术特征完全覆盖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乐雪儿公司明知陈顺弟拥有涉案专利权,仍使用涉案专利方法进行生产,并销售依照涉案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侵犯了涉案专利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2.关于何建华是否侵犯了涉案专利权问题。

何建华是4044号摊位的经营者,应对其业务员任国良购进和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因何建华未能举证证明被诉侵权产品的合法来源,故不能免除赔偿责任。陈顺弟主张何建华实施了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因未提供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不予支持。3.关于赔偿数额问题。鉴于陈顺弟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侵权获利的具体数额,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专利权的类别、侵权人侵权的性质、情节、范围、时间以及陈顺弟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实际费用的合理性等因素,依法酌情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

 

综上,一审法院于20101217日作出(2010)沈中民四初字第389号民事判决,判令:1.何建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权产品;2.何建华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陈顺弟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万元;3.乐雪儿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权行为;4.乐雪儿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陈顺弟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30万元;5.驳回陈顺弟其他诉讼请求。

 

乐雪儿公司、何建华均不服一审判决,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审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审法院除认定乐雪儿公司自述被诉侵权方法第12步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的第12步相同不正确以外,认定的其他事实属实,二审法院予以确认。另查明,2010428日,乐雪儿公司与案外人任金岩签订了《购销合同》,约定乐雪儿公司向任金岩采购热水袋盖子(含垫片)20000套、热水袋螺纹座20000套,交货时必须配套交,2010510日之前交3000套(大小各1500套),2010830日之前结清。该合同已实际履行完毕。又查明,201097日,陈顺弟的委托代理人张勇在沈阳市小商品大世界四楼购买“乐雪儿”牌热水袋的摊位为4107号。在二审法院审理期间,陈顺弟申请放弃对何建华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要求乐雪儿公司对螺纹塞座、螺纹塞盖、垫片三个部件的加工方法承担举证责任不妥。乐雪儿公司自认被诉侵权产品中的螺纹塞座系由聚丙烯材料注塑而成,其复合层(聚氯乙烯材料)通过注塑成型在螺纹塞座的表面;螺纹塞盖、垫片分别为塑料材料、硅胶材料注制而成。因此,上述三个部件的加工方法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589步相同。即使上述部件是由乐雪儿公司提供样品委托其他加工方进行加工,其亦应对该加工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因此,二审法院对乐雪儿公司提出的被诉侵权方法缺少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589步的上诉主张,不予支持。被诉侵权方法的第67步和第810步虽然分别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67步和第1011步步骤顺序不同,但其技术特征和技术效果无实质区别。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未对保温层的材质、大小进行限定,被诉侵权方法中的空心棉起到一定的保温作用,相当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1中的保温层。因此,对乐雪儿公司提出的被诉侵权方法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67步及第1011步的顺序相反,缺少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的保温层的上诉主张,二审法院不予支持。乐雪儿公司提供的证明被诉侵权方法为现有技术的证明文件仅公布了被诉侵权方法的部分技术特征,而被诉侵权方法与涉案专利构成等同。因此,乐雪儿公司的现有技术抗辩不能成立。综上,被诉侵权方法所具备的技术特征完全覆盖了涉案专利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乐雪儿公司的行为侵犯了涉案专利权。陈顺弟请求乐雪儿公司赔偿的数额中包括专利临时保护期使用费和侵权赔偿。陈顺弟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损失的数额或乐雪儿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一审法院根据涉案专利的类别、乐雪儿公司侵权的性质、情节、范围、时间及陈顺弟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实际费用的合理性等因素,确定乐雪儿公司赔偿陈顺弟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30万元,并无不当。综上,二审法院判决:1.维持一审判决第三、四、五项;2.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一审案件受理费18300元,由陈顺弟承担14500元,由乐雪儿公司承担3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850元,由乐雪儿公司承担5800元,陈顺弟承担50元。

 

乐雪儿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称:

(一)被诉侵权方法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不构成侵权。

1.被诉侵权方法不包括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589步,即加工螺纹塞座、螺纹塞盖和密封垫片的步骤。乐雪儿公司生产的热水袋中的上述三个部件均是合法外购取得,外购部件的加工方法是注塑。乐雪儿公司没有义务知晓样品的加工方法,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乐雪儿公司对上述三个部件的加工方法承担举证责任,并进一步推定乐雪儿公司采用了与涉案专利相同的方法,是错误的。2.被诉侵权方法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67步和第1011步的步骤顺序相反,这种步骤顺序的改变产生了不同的技术效果。第67步的改变可以节省后一加工工序中被加工产品所占用的空间,提高加工效率,并使产品能够直接进入检测工序。第1011步的改变使得在充气前无需将塞盖安装好后再取下来进行充气检测,节省了时间,并保证了检测质量。由于涉案专利请求保护的是产品的加工方法,而方法权利要求的步骤本身和步骤之间的顺序均应对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起到限定作用,且在涉案专利说明书中记载了将第1011步互换的步骤顺序,根据捐献原则,该说明书中记载的另一步骤顺序不应当纳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故被诉侵权方法在步骤上的改变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3.被诉侵权方法中的空心棉软垫与涉案专利中记载的保温层不属于相同或等同的技术特征,一审法院扩大解释了该功能性限定技术特征的保护范围。从涉案专利说明书中关于保温层的描述和附图中公开的内容来看,该保温层位于外层和内层之间,其四个边缘与外层、内层完全连接,将外层和内层完全覆盖并隔离开,以达到提高保温性能,慢慢散热降温,延长使用以及克服灌入热水开始过烫现象。被诉侵权产品的外层和内层之间设有的薄空心棉软垫的用途是用于增加手持热水袋的舒适感,仅设置在外层和内层的中间部分,上下边缘与外层、内层相隔有一定的距离,未如涉案专利一样完全覆盖并将外层和内层隔开,因而不可能具有涉案专利保温层所产生的技术效果。

(二)乐雪儿公司被许可使用的专利中所包含的产品和工艺方法构成现有技术,乐雪儿公司使用该方法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不构成侵权。ZL200520015446.8号实用新型专利的申请日为20051010日,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该现有技术公开的产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所记载的产品相同,并明示公开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356步。由于布塑、PVC热水袋是热水袋的常规品种,其他未明示公开的第1247-12步均属于公知常识和惯用手段,特别是第11步中的充气检测,是热水袋产品的行业标准。

(三)陈顺弟在一审时没有主张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的赔偿,原二审判决认定30万元的赔偿数额中包括该费用,超出了陈顺弟的诉讼请求。此外,涉案专利授权日是2010217日,陈顺弟提起本案诉讼的时间是20109月,而29月的大部分时间是热水袋的销售淡季,在销售量很小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判决乐雪儿公司赔偿30万元过高。综上,乐雪儿公司请求本院撤销一审、二审判决,改判驳回陈顺弟的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陈顺弟辩称:1.方法发明的步骤顺序是否对权利要求有限定作用,应当结合说明书和附图的记载来判定。如果说明书和附图明确记载不按照步骤顺序亦可达到发明所声称的技术效果,或者结合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公知常识能够推导出即使不按照顺序或者某几步不按照顺序也能达到发明所声称的技术效果,则方法发明的步骤顺序不构成对权利要求的限制。涉案专利说明书记载的第1011步的顺序可以调换的内容表明,该两个步骤可以不按照严格的顺序进行操作,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步骤顺序的标号仅是为了叙述简洁和清晰的需要。捐献原则仅适用于只在说明书中描述而未记载在权利要求中的技术方案。本案中,权利要求1并未排除说明书中记载的技术方案,故捐献原则不适用于本案。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67步和第1011步的步骤顺序并未对权利要求1构成限定;且依据等同原则,将涉案专利的第67步互换和第1011步互换后的技术特征与互换前没有实质区别,构成等同侵权。2.乐雪儿公司提交的购销合同签订时间晚于被诉侵权产品出厂时间,且乐雪儿公司未能证明其真实性及履行情况。对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589步所涉及的三个部件的加工方法乐雪儿公司未进行说明及举证。此外,即使这些零部件来自第三方,但乐雪儿公司利用该零部件进行了进一步的制造,并将制造获得的侵权产品进行了使用和销售,也构成侵权。3.被诉侵权产品的空心棉软垫具备涉案专利所描述的保温效果,与涉案专利的保温层为等同的技术特征。4.乐雪儿公司用于主张现有技术抗辩的实用新型专利公开的是一种产品,而涉案专利是一种方法发明,因此除非该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中明确记载了产品的具体制造步骤,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毫无疑义地推导出具体制造步骤,否则从一个产品的结构是推导不出该产品的制造工艺的。乐雪儿公司在分析该实用新型专利产品的制造步骤中采用了大量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个人推导及猜测。5.陈顺弟在一审诉讼中提出了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的赔偿,二审判决对于该项赔偿内容的认定没有超出陈顺弟的诉讼请求,赔偿数额也是合理的。综上,陈顺弟请求本院驳回乐雪儿公司的再审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陈顺弟于2006224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项名称为“布塑热水袋的加工方法”发明专利,2010217日获得专利权,专利号为200610049700.5,该专利权至今有效。该专利权利要求为:1、布塑热水袋的加工方法,布塑热水袋由袋体、袋口和袋塞所组成,所述的袋体有内层、外层和保温层,在袋体的边缘有粘合边,所述的袋塞是螺纹塞座和螺纹塞盖,螺纹塞座的外壁有复合层,螺纹塞盖有密封垫片,袋塞中的螺纹塞座是聚丙烯材料,复合层是聚氯乙烯材料,密封垫片是硅胶材料所制成,其特征在于:第一步:首先取内层、保温层以及外层材料;第二步:将内层、保温层、外层依次层叠,成为组合层;第三步:将两层组合层对应重叠,采用高频热合机按照热水袋的形状对两层组合层边缘进行高频热粘合;第四步:对高频热粘合的热水袋进行分只裁剪;第五步:取聚丙烯材料注塑螺纹塞座,再把螺纹塞座作为嵌件放入模具,另外取聚氯乙烯材料在螺纹塞座外二次注塑复合层;第六步:将有复合层的螺纹塞座安入袋口内,与内层接触,采用高频热合机对热水袋口部与螺纹塞座复合层进行热粘合;第七步:对热水袋袋体进行修边:第八步:取塑料材料注制螺纹塞盖;第九步:取硅胶材料注制密封垫片;第十步:将密封垫片和螺纹塞盖互相装配后旋入螺纹塞座中;第十一步:充气试压检验,向热水袋充入压缩空气进行耐压试验;第十二步:包装。(为表述方便,以下对上述步骤用对应的阿拉伯数字表示。)

 

201097日,陈顺弟的委托代理人张勇在辽宁省诚信公证处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在位于沈阳市大东区东顺城街17号的沈阳小商品大世界四楼,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乐雪儿”牌时尚热水袋40个,其中大号热水袋1个,中号热水袋39个,并取得了加盖“沈阳市大东区任国良杂品批发部普通发票专用章”及“沈阳市大东区任国良杂品批发部、沈阳小商品大世界市场4044床”印章的《辽宁省沈阳市小额剪贴发票》一张、带有“沈阳小商品大世界四楼41074044床任国良”字样的该店销售人员名片一张。发票上记载大号热水袋销售单价为15元,中号热水袋销售单价为5元。公证人员对公证取得的热水袋进行了拍照,并将大号热水袋1个、中号热水袋2个予以封存。上述公证取得的热水袋外包装袋标明了“乐雪儿”商标、台州市乐雪儿塑胶电器有限公司等信息。

 

20091117日至2010113日期间,陈顺弟的委托代理人分别在浙江省台州市、山东省烟台市、潍坊市、湖北省武汉市等地,对购买乐雪儿公司生产的布塑热水袋的行为进行了公证。2010929日,陈顺弟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对其登陆网址为www.tzlxe.cn网站的过程进行了公证。该网站首页显著位置显示“浙江乐雪儿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在“最新供应”项下显示有“供应布塑热水袋”并附实物照片。在该网站的“公司介绍”中显示“年营业额:人民币2000万元/年-3000万元/年”。

 

2010928日,一审法院依陈顺弟申请,在乐雪儿公司对被诉侵权产品库存数量、加工方法、销售账册进行证据保全。乐雪儿公司向一审法院出示了其库房中的21箱布塑热水袋产品,但拒绝一审法院对其加工方法和销售账册进行证据保全。一审庭审中,乐雪儿公司确认保全样品均由其生产、销售,且全部样品均按照其提交法庭的“热水袋生产工艺说明”制造。乐雪儿公司自述被诉侵权方法第1-4步、第11步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1-4步、第12步相同,被诉侵权方法第67810步分别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761110步相同,被诉侵权方法不包括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第589步。乐雪儿公司就其销售账册拒绝举证。

 

本院经审理查明:

原一审、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基本属实。另查明,涉案专利说明书第2页记载:“本热水袋的袋体由3层材料所构成,因为有了保温层,使袋中热量缓慢下降,开始时避免过热,保温时间长,提高了使用效果。”在该页具体实施方式部分记载:“而内层4与外层3之间安装保温层5,如人造保温棉等各种有关材料,提高热水袋保温性能,慢慢散热降温,延长使用时间,又克服灌入热水开始过烫现象。”第3页记载:“第十步:将密封垫片10和螺纹塞盖9互相装配后旋入螺纹塞座8中;但也可以试压后旋入塞盖。第十一步:充气试压检验,向热水袋中充入压缩空气进行耐压试验;耐压试验的压力一般为0.5kg/cm,或者略大于该压力。”

 

乐雪儿公司承认被诉侵权产品中的螺纹塞座、螺纹塞盖、垫片的材质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件的材质相同,也是注塑成型;其中螺纹塞座虽是二次成型,但与涉案专利的加工方式不同,涉案专利是在两台机器上进行的二次注塑,但现在绝大多数是在同一台机器上完成的。乐雪儿公司提交的专利号为ZL200520015446.8的“一种新型热水袋”的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载明,该专利的授权公告日为20061227日。

 

本案争议问题是:

乐雪儿公司的现有技术抗辩是否成立;被诉侵权产品的加工方法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原二审判决对于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的赔偿认定是否超出了陈顺弟的诉讼请求;原一审、二审判决对于赔偿数额的认定是否显失公平。

 

一、关于乐雪儿公司的现有技术抗辩是否成立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以下简称专利法)第六十二条  规定:“在专利侵权纠纷中,被控侵权人有证据证明其实施的技术或者设计属于现有技术或者现有设计的,不构成侵犯专利权。”专利法第二十二条  第五款  规定:“本法所称现有技术,是指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技术。”乐雪儿公司用于主张现有技术抗辩的ZL200520015446.8号实用新型专利的申请日虽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但授权公告日晚于涉案专利申请日,故不构成现有技术,但依法构成抵触申请。由于抵触申请能够破坏对比专利技术方案的新颖性,故在被诉侵权人以实施抵触申请中的技术方案主张其不构成专利侵权时,应该被允许,并可以参照现有技术抗辩的审查判断标准予以评判。ZL200520015446.8号实用新型专利是“一种新型热水袋”产品专利,从其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来看,该专利仅公开了一种热水袋产品,并未公开这种热水袋产品的具体生产步骤。虽然热水袋加工过程中有一些步骤是常规步骤,但依照该专利公开的产品仅能确定大概的加工流程,并不能准确确定具体完整的加工步骤;且该专利也未公开塞座的材料组成和塞盖处有密封垫片等技术特征。乐雪儿公司虽主张未公开的技术特征是本领域的公知常识和惯用手段,但并未举证证明。因此,ZL200520015446.8号实用新型专利并未完全公开被诉侵权产品的加工方法,乐雪儿公司以此来主张现有技术抗辩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诉侵权产品的加工方法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问题。


三、关于原一审、二审判决对于本案侵权赔偿的认定问题。


乐雪儿公司主张二审判决对于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的赔偿认定超出了陈顺弟的诉讼请求。对此,本院认为,专利法第十三条规定:“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后,申请人可以要求实施其发明的单位或者个人支付适当的费用。”因此,临时保护期使用费是在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后至专利权被授予前,实施该发明的单位或者个人应支付给专利权人的一种适当的经济补偿,其与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实施其专利的侵权损害赔偿性质不同,故专利权人不能基于侵权损害赔偿的诉因来主张临时保护期使用费,而只能单独就此项费用提出主张。陈顺弟提起本案诉讼的案由是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在一审审理中陈顺弟主张侵权损害赔偿数额中包括临时保护期使用费,对此,一审法院已在开庭审理中告知其不能在本案中主张该项费用,可另行起诉予以主张。由此可见,原一审判决所认定的赔偿数额中并不包括临时保护期使用费。二审法院在二审审理中认定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中包括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确有不妥,本院予以纠正。鉴于乐雪儿公司生产被诉侵权产品的方法没有侵犯涉案专利权,无需承担侵权责任,故对其提出的原一审、二审判决对于赔偿数额的认定显失公平的申请再审理由,本院不再予以评述。

 

综上,乐雪儿公司生产被诉侵权产品的方法没有侵犯涉案专利权,原一审、二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判决结果错误,应予纠正。乐雪儿公司申请再审的主要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  第一款  、第五十九条  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  第一款  、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二)项  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辽民三终字第27号民事判决和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沈中民四初字第38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陈顺弟的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83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850元,由陈顺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永昌

审判员李剑

代理审判员宋淑华

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周睿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