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起手鼓唱起歌》侵犯著作权纠纷提审案
发布时间:2016-08-15 浏览量:633

  

【案情简介】

  《打起手鼓唱起歌》系由施光南作曲、韩伟作词的音乐作品。施光南系洪如丁的丈夫、施洪蕾的父亲。1990年5月2日施光南去世后,其继承人洪如 丁及词作者韩伟分别将该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授权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管理。施洪蕾声明放弃在本案中的实体权利。

  2004年7月5日,罗林(艺名刀郎)与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圣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罗林许可大圣公司将罗林制作并享有版权的 《喀什噶尔胡杨》歌唱类音乐专辑节目制作录音制品(CD)出版发行。2004年12月3日,大圣公司与广州音像出版社签订了音像制品合作出版合同,约定由 广州音像出版社制作、出版发行《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品。2004年12月8日,广州音像出版社委托三峡公司复制90万张《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 品。2004年12月24日,广州音像出版社向音著协申请使用音乐作品《冰山上的雪莲》《打起手鼓唱起歌》《亚克西》制作、发行20万张《喀什噶尔胡杨》 专辑录音制品,并向音著协支付上述3首音乐作品的使用费21 900元。2005年3月17日,音著协为此出具“音乐著作权使用收费证明”。2005年3月2日,洪如丁、韩伟在联盛公司购买了上述录音制品,该录音制 品盘芯及包装盒封面上的中国标准音像制品编码为ISRCCN-F28-04-466-00/AJ6,共存储了11首歌曲,其中第10首歌曲为《打起手鼓 唱起歌》。该录音制品外包装上版权管理信息记载:“声明:本专辑内所有录音版权及图像归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罗林共同拥有,未经授权严禁使用”, “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全国独家发行”,“广州音像出版社出版”。为此,洪如丁、韩伟以大圣公司等未取得其许可,复制、发行上述音像制品,侵犯其著作 权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15万元。原一审法院于2006年12月4日以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送达判决书至大 圣公司时,现场工作人员不收,要求退回。

【争议焦点】

  1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及联盛公司分别制作、出版、复制及销售《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品的行为,是否侵犯洪如丁、韩伟著作权?

  2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如何向音乐作品著作权人洪如丁、韩伟付酬?

  3洪如丁、韩伟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法院判决】

  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1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共同赔偿洪如丁、韩伟150 000元,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2驳回洪如丁、韩伟的其他诉讼请求。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一审判决第二项;变更原一审判决的第一项为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共同赔偿洪如丁、韩伟150 000元,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该款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
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

  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向洪如丁、韩伟支付音乐作品使用费14 477元。

【案例评析】

  一、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及联盛公司分别制作、出版、复制及销售《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品的行为,是否侵犯洪如丁、韩伟著作权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有关规定,录音录像制品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依法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 的权利。录音录像制品的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录音录像制品,或者许可他人通过复制、发行、信息网络传播的方式使用该录音录像制品,均应依法取得著作权人 及表演者许可,并支付报酬。但是,《著作权法》第39条第3款设定了限制音乐作品著作权人权利的法定许可制度,即“录音制作者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 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该规定虽然只是规定使用他人已合法录制 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该规定的立法本意是为了促进音乐作品的传播,对使用此类音乐作品制作的录音制品进行复制、发 行,同样应适用《著作权法》第39条第3款法定许可的规定,而不应适用第41条第2款的规定。因此,经著作权人许可制作的音乐作品的录音制品一经公开,其 他人再使用该音乐作品另行制作录音制品并复制、发行,不需要经过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但应依法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

  涉案《喀什噶尔胡杨》专辑系录音制品,根据该录音制品外包装上版权管理信息,可以认定该制品的制作人为大圣公司与罗林,并由广州音像出版社出 版,大圣公司在国内独家发行。广州音像出版社的出版行为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行为。鉴于《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品中使用的音乐作品《打起手鼓唱起 歌》,已经在该专辑发行前被他人多次制作成录音制品广泛传播,且著作权人没有声明不许使用,故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联盛公司使用该音乐作品 制作并复制、发行《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品,符合《著作权法》第39条第3款法定许可的规定,不构成侵权。洪如丁、韩伟认为法定许可只限于录音制作者 制作录音制品,复制、发行录音制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不符合著作权法的有关规定,是没有道理的。

  因此,原审法院根据《著作权法》第41条第2款,认定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没有取得著作权人洪如丁、韩伟许可,复制、发行涉案音乐作品《打起手鼓唱起歌》构成侵权,属于适用法律不当。

  二、关于付酬问题

  《著作权法》第27条规定,“使用作品的付酬标准可以由当事人约定,也可以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的付酬标准支付报酬。 当事人约定不明确的,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的付酬标准支付报酬”。鉴于1993年8月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录音法定许可付酬标准暂 行规定》目前仍为各有关单位及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参照执行的依据,故审理此类案件,在当事人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可以按照该规定确定付酬标准。洪如丁、韩伟 辩称该暂行规定不能继续适用的理由没有依据。

  如前所述,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不构成侵犯涉案音乐作品著作权人洪如丁、韩伟的复制、发行权,但应依法向其支付报酬。本案因涉及 多个音乐作品使用人,以谁的名义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应遵从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或行业惯例。因法律没有规定支付报酬必须在使用作品之前,因而作品使用人在不损 害著作权人获得报酬权的前提下,“先使用后付款”不违反法律规定。

  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最高人民法院确认《喀什噶尔胡杨》专辑录音制品复制、发行的数量为90万张,故大圣公司、广州音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应 据此依法向洪如丁、韩伟支付报酬。具体计算方式可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广州音像出版社已向音著协支付的20万张音乐作品使用费21 900元,涉及3首曲目,其中包括《打起手鼓唱起歌》音乐作品,故洪如丁、韩伟可依法向音著协主张权利;第二部分,未支付报酬的70万张音乐作品使用费, 可以按照《录音法定许可付酬标准暂行规定》计算,即批发价65元×版税率35%×录音制品发行数量70万张÷11首曲目,由此计算出大圣公司、广州音 像出版社、三峡公司应向洪如丁、韩伟支付的报酬为14 477元。

  三、关于洪如丁、韩伟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问题

  《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第20条规定:“权利人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订立著作权集体管理合同后,不得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自己行使或者许可他人行 使合同约定的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的权利。”根据该规定,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将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授权音著协管理之后,其诉讼主体资格是否受到限制, 取决于其与音著协订立的著作权集体管理合同是否对诉权的行使作出明确的约定。因本案洪如丁、韩伟在其与音著协的合同中未对诉权问题作出约定,故其行使诉权 不应受到限制。原审法院认定洪如丁、韩伟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并无不当。大圣公司提出的洪如丁、韩伟不符合诉讼主体资格的理由,站不住脚。

【法条链接】

  《著作权法》(2001年)

  第39条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录音录像制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的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录音制作者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

  第41条录音录像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权利的保护期为50年,截止于该制品首次制作完成后第50年的12月31日。

  被许可人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录音录像制品,还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表演者许可,并支付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