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昆仑关》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6-08-15 浏览量:616

  

【案情简介】

  本案主要当事人为陈敦德、北海中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鼎公司)、桂林能源开发集团公司(以下简称能源公司)、广西农工产品购销服务中心 (以下简称服务中心)、广西老年旅游公司(以下简称旅游公司)、桂林市海外旅游总公司(以下简称海外公司)、桂林长虹贸易公司(以下简称长虹公司)、宾阳 县人民政府与香港沛润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沛润公司)、南宁泰安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安公司)。

  1995年6月22日,陈敦德以影片《铁血昆仑关》(以下简称《铁》片)制片人、杨学全以股东代表的名义作为甲方,沛润公司作为乙方,双方签订 了《合同书》,合同规定甲方将享有《铁》片的发行权、影片副产品及相关的全部权益转让给乙方,转让费1 300万元,于合同签字生效后1年内,乙方将发行收入1 300万元汇至杨学全指定的银行账户,在1年内未付清转让费前将属于乙方的泰安大厦公寓楼二、三、四层共3 79252平方米按价值14 521 104元抵押。合同生效后,乙方享有国内外有限发行权,但国内发行权必须在广电部电影局有明确指示后才生效;发行期限2年,2年后至4年内如果还有发行利 润按约定分成。国内外发行时间均以公映首映式那天起计算;双方不得随意修改、撤销、终止合同,一方违约,另一方有权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并承担由此引起的一 切法律责任;双方还就提供影片素材、宣传品、更改影片字幕等作出了规定。合同签订后双方依约办理了合同公证。合同成立后,沛润公司委托陈敦德出国代办发行 事务。1996年6月,原告催付款之事,被告的董事长马相邕于同月6日给陈敦德、杨学全复函称,合同签约至今,已近1年,严峻的事实说明,意欲履行合同纯 属主观愿望,提议双方不受合同约束。同月16日,陈敦德等人回函称,双方应严格按期履行合同。后因被告沛润公司未付款,原告遂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 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另查明:1993年2月27日,广西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广影厂)与陈敦德签订《关于独立制作故事片〈铁血昆仑〉的协议书》(以下简称 《协议书》),约定由陈敦德以《铁血昆仑》制片人资格组建筹备组,负责和开展有关资金与器材筹集、人员物色及剧本修改等工作,制片人陈敦德向广影厂交纳管 理费人民币30万元,影片完成并经电影局终审通过后,广影厂将此片的2年发行权交给制片人,拷贝由制片人自行发行、盈亏自负。2年后至4年内如果还有发行 利润,双方对半分成;4年后,广影厂收回该片发行权。影片的副产品由制片人投资,利润40%归厂方。1994年3月5日,陈敦德以摄制组名义与原告中鼎公 司、能源公司、服务中心、旅游公司、海外公司、长虹公司、宾阳县人民政府和广西柳州交通学校签订《关于股份集资摄制影片〈铁血昆仑关〉合同书》,约定由8 家法人单位共同投资摄制,总投资额1 000万元。合同签订后,除柳州交通学校未投资外,其余7家单位共投资1 030万元拍摄影片。《铁》片拍摄完成后,于1994年12月1日取得了影片上映许可证,许可在国内外发行;1995年2月27日,广播电影电视部电影局 将该片的发行范围变更为国外发行。影片至今未举行公映首映式。

【争议焦点】

  1陈敦德等与沛润公司签订的《合同书》是否有效?

  2如合同有效,沛润公司违反合同后,责任如何承担?

【法院判决】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1解除陈敦德和中鼎公司等7家股东代表杨学全与沛润公司签订的转让合同;

  2沛润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50万元及利息(利息从1996年6月2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于判决生效后1个月内支付。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1〗一、陈敦德等与沛润公司签订的《合同书》是否有效

  沛润公司认为,陈敦德与上诉人签订的《合同书》无效。一审认定陈敦德为“独立制片人”没有法律依据,自然人不能成为合法的“制片人”;陈敦德不 是《铁》片的著作权人,亦不具有合法的代理权,不具备签订《合同书》的主体资格;其他合同当事人也均不具备合法的从事影片交易的主体资格;《合同书》约定 被上诉人陈敦德一次性卖断影片“全部投资股权”是无效约定,因实际出资人并非陈敦德,实际出资人与著作权人广影厂又无任何法律关系,故本案原告不享有任何 投资股权。因此,该合同属于一种无效合同。

  实际上,这个观点是错误的。首先,电影作品的“制片人”,在著作权法意义上是指著作权人,本案《铁血昆仑关》电影作品的制片人为广影厂。广影厂 与陈敦德在《协议书》中约定陈敦德为“独立制片人”的概念,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制片人概念,而是在国内电影制片投资方式向综合性多元化发展的改革过程中 出现的俗称概念,意指影片投资与具体摄制组织者。这一俗称,不具有法律上的含义,故一审判决认定陈敦德为独立制片人,于适用法律并无意义。

  其次,广影厂作为《铁》片的著作权人,在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情况下,在《协议书》中所作的有关转让著作权中属于财产权的发行权及相关权 益的约定有效。原广播电影电视部电影事业管理局于1995年1月28日发布的《影片交易暂行规定》对影片交易的主体资格虽有要求,但本案《合同书》约定的 国内发行部分因所附条件尚未成就而未生效,国外发行部分为广影厂自办发行,也经过批准,且该规定属于行政规章,不宜作为认定合同效力的依据,故沛润公司关 于合同无效的这一理由不能成立。

  陈敦德基于代表实际投资单位的事实与广影厂签订《协议书》取得了《铁》片一定期限的发行权,作为权利主体,其有权与上诉人签订合同,就《铁》片 的发行与收益分配等事宜建立民事法律关系。沛润公司依据《影片交易暂行规定》主张陈敦德不具备签约主体资格的理由如前所述也不能成立。

  再次,中鼎公司等7家出资单位,是《铁》片的实际投资人。根据陈敦德与该7家单位签订的《关于股份集资摄制影片〈铁血昆仑关〉合同书》的约定, 各方共同享有《铁》片的4年发行权及相关权益。陈敦德及该7家出资单位作为一方通过与沛润公司签订《合同书》将所享有的《铁》片的有关权利及权益一次卖断 给沛润公司,双方均具备签订《合同书》的主体资格。陈敦德等在《合同书》中所作的将投资股权一次性卖断给沛润公司的约定也属有效约定。至于陈敦德是否享有 《铁》片的著作权或代理发行权,并不影响其签订《合同书》的主体资格。7家出资单位基于投资及与陈敦德的约定而享有的《铁》片的相关财产权利,并不必须以 与广影厂存在法律关系为前提。沛润公司主张合同无效的这一理由也不能成立。

  最后,由于沛润公司主张陈敦德具有欺诈行为未提供证据证明,而合同双方对国内发行权转让的约定又是附条件的,难以印证沛润公司所述陈敦德具有欺诈行为的事实,因此,沛润公司主张《合同书》为无效合同的理由均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合同书》为有效合同正确。

  二、如合同有效,沛润公司违反合同后,责任如何承担

  根据《合同书》的约定,陈敦德只负有在乙方提出要求且支付费用的前提下,协助沛润公司办理发行事务的义务。电影制品的出口属于国家专项许可制度 管理的范围,与实物商品的进出口贸易管理制度并无直接联系。陈敦德有无进出口贸易经营权与影片能否在国外公映及发行也无内在的必然联系。

  《合同书》实际是一份发行权及相关权益的有偿转让合同,合同明确约定转让费用(即卖断费用)为1 300万元人民币。沛润公司主张其付款义务须以有发行收入为前提,既不符合《合同书》的约定,也与一般有偿转让合同的权利义务内容不相一致。

  根据《合同书》对国内发行权所作的附条件约定,该合同应当分为国内和国外权利转让两个部分,国内权利转让因《铁》片未获准国内发行没有生效,国 外权利转让自合同成立时起生效。陈敦德已将影片拷贝及宣传资料交给沛润公司,说明国外权利转让合同已实际履行。根据《协议书》关于发行权转让期限的约定以 及原广播电影电视部电影事业管理局于1995年2月27日核发的影片上映许可证,陈敦德享有国外发行权的期限至1999年2月27日,一审法院认为沛润公 司继续履行合同已成为不必要,该转让合同应予解除是正确的。目前,由于《铁》片的发行权已经回归广影厂,合同标的已不存在,故《合同书》已经自然终止。沛 润公司认为我国影片向海外发行的收入占该影片在国内发行收入的比例不超过10%,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且陈敦德在与沛润公司约定的期间由于权利转移给沛润 公司,别无其他收益,其损失巨大,故一审判令沛润公司赔偿650万元是合理的。

【法条链接】

  《著作权法》(1991年)

  第15条电影、电视、录像作品的导演、编剧、作词、作曲、摄影等作者享有署名权,著作权的其他权利由制作电影、电视、录像作品的制片者享有。

  电影、电视、录像作品中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