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唱金影音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6-08-15 浏览量:589

  

【案情简介】

  从2000年开始,广东唱金影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唱金公司)根据其与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签订的多份合同及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出具的授权书,取 得了出版、发行该院演出的《双错遗恨》《打金砖》《三打陶三春》《蝴蝶杯(上、下部)》《陈三两》等剧目音像制品的专有使用权;石家庄市河北梆子剧团与唱 金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由唱金公司录制石家庄市河北梆子剧团演出的《清风亭》等演出剧目,唱金公司对该演出剧目享有专有音像出版、发行权;2001年9月 29日,保定市河北梆子剧团出具授权书,将出版、发行《血染双梅》等演出剧目音像制品的专有使用权授予唱金公司;2001年10月3日,衡水市河北梆子剧 团与唱金公司签订《音像出版合同》,将出版、发行演出剧目《春草闯堂》音像制品的专有使用权授予唱金公司。唱金公司发行的上述演出剧目音像制品中,《蝴蝶 杯(上、下部)》《陈三两》《双错遗恨》《清风亭》等先后取得剧本文字整理人,也就是上述各梆子剧院职工张特和王昌言等人的许可。

  上述音像制品中,《双错遗恨》《清风亭》为唱金公司录制;《蝴蝶杯(上、下部)》《陈三两》为河北电视台录制;《血染双梅》是1997年拍摄的 实景戏曲电影,制片者和表演单位均为保定市河北梆子剧团。唱金公司获得了河北电视台、保定市河北梆子剧团授予的出版、发行《蝴蝶杯(上、下部)》《陈三 两》《血染双梅》演出剧目音像制品的权利。

  《打金砖》的剧本文字及音乐整理人分别为河北省梆子剧院职工赵鸣歧和马全贵。《三打陶三春》的剧本文字部分由河北省梆子剧院外聘吴祖光整理,音 乐部分由该院职工徐惠宝整理。唱金公司未获得《打金砖》和《三打陶三春》剧本文字及音乐整理人的授权。《春草闯堂》仅获得演出单位和剧本整理人的授权,未 获得音像制品制作者授权。

  中国文联音像出版社(以下简称文联音像出版社)、天津天宝光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宝光碟公司)及天津天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宝文化 公司)出版、复制并发行的《双错遗恨》《清风亭》《蝴蝶杯(上、下部)》《陈三两》《血染双梅》5个演出剧目音像制品中,《蝴蝶杯》(上、下部)与唱金公 司发行的音像制品同版,取得了张惠云等6名主要演员的授权;《陈三两》《双错遗恨》《清风亭》和《血染双梅》与唱金公司发行的音像制品版本不同,分别属于 同一演出单位不同场次的演出。《陈三两》演出剧目由河北电视台录制,取得了主要演员张惠云、田春鸟的授权;《双错遗恨》由河北新艺影视制作中心录制,取得 了主要演员张惠云的授权;《清风亭》由河北新艺影视制作中心录制,取得了主要演员雷宝春、李夕果的授权。2004年6月1日,尚羡智(甲方)与河北新艺影 视制作中心、天宝文化公司(乙方)签订合同,甲方将《双错遗恨》《清风亭》剧本授予乙方专有使用。《血染双梅》是对舞台表演版本的录制,文联音像出版社、 天宝光碟公司及天宝文化公司称该演出由河北电视台组织,其取得了剧本音乐整理人刘蕴和及吴涛等4名主要演员的授权。

  2007年6月15日,唱金公司提起诉讼,称:其自2000年起分别获得授权,独家出版、发行《蝴蝶杯》等8个河北梆子演出剧目的音像制品。 2004年末,唱金公司发现由文联音像出版社出版、天宝光碟公司复制、天宝文化公司发行及音像人公司销售的上述音像制品,侵犯了唱金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 判令上述侵权人停止侵权、销毁侵权产品并赔偿唱金公司损失45万元。

【争议焦点】

  1唱金公司对上述8部剧目是否享有权利?享有何种权利?

  2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文化公司及天宝光碟公司等是否侵犯其权利并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法院判决】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1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光碟公司及天宝文化公司立即停止出版、复制及发行涉案《蝴蝶杯(上、下部)》《陈三两》《双错遗恨》《清风亭》和《血染双梅》的音像制品,并销毁未出售的上述剧目的音像制品;

  2音像人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上述音像制品,并销毁未出售的上述剧目的音像制品;

  3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光碟公司及天宝文化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连带赔偿唱金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

  4驳回唱金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1〗一、关于唱金公司享有的权利

  唱金公司主张的是涉案戏剧音像制品的专有发行权。合法出版戏剧音像制品,出版者必须自己享有戏剧作品的著作权、表演者权和录像制作者权,或者获 得上述权利主体的授权。这三种权利缺一不可,否则,出版者获得的权利就是不完整的,不仅自己无权出版发行,而且也难以有效地阻止他人复制发行这些音像作 品。本案的关键和主要意义也就在这里。

  戏剧作品是供舞台演出的戏剧剧本,包括由文字和音乐记载的以台词和音乐为主的两部分内容。改编、整理传统戏剧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 编、整理人享有。公民为完成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工作任务所创作的作品是职务作品。梆子剧院职工对涉案剧本文字、音乐的整理均为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的行为, 因此由他们整理的作品属于职务作品,其著作权依法应归整理人享有。吴祖光、尚羡智等人受聘整理的剧本,是受委托整理的作品,由于委托人未与吴祖光、尚羡智 约定剧本的著作权归属,因此吴祖光、尚羡智对受托整理的剧本依法享有著作权。

  就表演者权来说,戏剧类作品演出的筹备、组织、排练等均由剧院或剧团等演出单位主持,演出所需投入亦由演出单位承担,演出体现的是演出单位的意 志,故对于整台戏剧的演出,演出单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表演者,有权许可他人从现场直播或录音录像、复制发行录音录像制品等,演员个人不享有上述权利。

  就音像制作者权而言,唱金公司发行了《蝴蝶杯(上、下部)》《陈三两》《双错遗恨》《清风亭》及《血染双梅》的录像制品。对于上述音像制品,其 获得了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等作为表演者的演出单位的许可,获得了录像制作者的授权或者其本身为录像制作者,在存在剧本、唱腔著作权人的情况下亦获得了著作 权人的许可。唱金公司据此享有独家出版、发行录有相关剧目表演的录像制品的权利。他人未经许可亦不得侵犯。

  因此,唱金公司出版、发行的《蝴蝶杯(上、下部)》《陈三两》《双错遗恨》《清风亭》及《血染双梅》演出剧目音像制品,均获得了相关剧本著作权 人、演出单位及音像制作者的授权,唱金公司对上述5个演出剧目的音像制品享有专有出版、发行权。但是对于《打金砖》《三打陶三春》《春草闯堂》等3个演出 剧目,唱金公司未获得完整授权,因此不能有效地阻止他人复制、发行这些音像制品。

  二、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文化公司是否侵犯唱金公司的权利

  文联音像出版社出版、天宝文化公司发行的涉案剧目光盘中,《蝴蝶杯(上、下部)》与唱金公司发行的录像制品系来源于同一次录制过程,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文化公司侵犯了唱金公司的权利。

  关于《陈三两》《双错遗恨》《清风亭》和《血染双梅》剧目,唱金公司发行的版本与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文化公司出版、发行的版本不同,并非来自 于同一个录像过程。根据《著作权法》第41条的规定,录像制作者的权利仅限于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复制、发行其制作的录像制品,对于非其制作的,其无权禁止。 但是唱金公司除对其发行的录像制品享有独家发行权外,对相关剧目还享有独家出版、发行录像制品的权利。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文化公司未经许可,亦未经相关 表演者许可,出版、发行相关剧目的录像制品,侵犯了唱金公司上述权利,同样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三、天宝光碟公司是否应对唱金公司承担侵权责任

  《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23条规定,音像复制单位接受委托复制音像制品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验证音像制品复制委托书及著作权人的授权书。 据此,如果音像复制单位未能充分履行上述行政法规规定的验证义务,复制了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音像制品,应当与侵权音像制品的制作者、出版者等承担共同侵权 责任。本案中,天宝光碟公司仅验证了涉案剧目主要演员的授权,显然未满足上述条例规定的注意义务,故法院判令其与文联音像出版社、天宝文化公司共同承担侵 权责任。

【法条链接】

  《著作权法》(2001年)第52条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或者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出租者不能证明其发行、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