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还做母子》影片发行权许可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6-08-15 浏览量:648

  

【案情简介】

  广州国际华侨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1997年8月与南京电影制片厂签订协议书,约定双方合作拍摄影片《下辈子还做母子》(以下简称 《下》片),著作权归投资公司所有,南京电影制片厂负责《下》片剧本审定并上报主管部门和国家电影局备案。南京电影制片厂持有“摄制电影许可证”。 1998年5月投资公司与江苏长江影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公司)经协商达成口头协议,约定投资公司许可长江公司在江苏省13个市发行放映《下》 片。与本案相关的协议内容有:(1)《下》片在江苏的放映时间为1998年5月至同年12月底。(2)影片票房收入双方按比例分成。(3)长江公司须在首 映之日起的次日上午用传真向投资公司通报前日“映出成绩日报表”,财务报表应于每周结束的3日内报送投资公司,并于上映两周后将投资公司应得的分成收入金 额以电汇方式汇入指定账户,发行日期结束后的一周内,将投资公司应得所有分成汇入指定账户。(4)长江公司须检查各市、县电影公司和影院上报《下》片票房 收入的真实性,如经投资公司查出发行放映《下》片的影院或公司有漏、瞒报票房收入,由长江公司按漏、瞒报票款的10倍对投资公司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1999年4月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签订书面《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对1998年5月口头协议予以确认,并进而对票房收入分成比例达成合意,约定投 资公司分成32%、长江公司分成68%。

  另查明: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1995年《影片交易暂行规定》第3条规定,“凡参与影片交易的卖方必须持有政府管理部门颁发的制片或发行许可证”。投资公司不具有政府部门颁发的制片许可证、发行许可证。

  1998年5月至12月底,长江公司在江苏省发行放映《下》片。1999年1月,长江公司根据江苏省各市县(市)电影公司上报的《下》片“映出 成绩日报表”“放映收入结算表”,汇总制作“分账影片江苏省映出成绩指标分析表”“江苏省映出成绩累计分析表”,统计全省《下》片票款总额为1 337 081.40元。长江公司当月将该两份汇总报表连同市县(市)报送的部分“放映收入结算表”“映出成绩日报表”报送投资公司。之后部分市县(市)电影公司 补报票款,长江公司对补报票款统计为40 012元,但未将该补报票款告知投资公司。一审法院审理中对上述各类报表核对查明:因一些市县电影公司自行提成比例有误,长江公司对部分票房收入予以倒 推,因而长江公司统计的全省票款总额与各市县(市)实际上报的票款总额不符。全省先后共有45个市县(市)上报票款,实际上报票款总额1 389 190.40元,该总额中包含学生和成人票款。长江公司报送投资公司的票款总额1 337 081.40元,与各市县(市)实际上报票款总额1 389 190.40元之间相差52 109元。52 109元中有9 429元,长江公司虽未统计在票款总额内,但已将相关市县(市)报表报送投资公司。长江公司于1998年11月、1999年4月两次共向投资公司支付分成 款15万元。1999年6月28日长江公司致函投资公司称:《下》片在江苏的票房收入合计为1 337 081.40元,投资公司应得387 937.20元,长江公司已付15万元,剩余237 937.20元于1999年10月底前付清。投资公司接此函后于1999年7月6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争议焦点】

  1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双方签订的合同是否有效?

  2漏、瞒报票款的违约责任主体是长江公司,还是漏、瞒报者?

  3投资公司要求长江公司承担10倍经济赔偿责任是否合理?

【法院判决】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1999]苏知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

  1长江公司向投资公司支付经济损失赔偿款1 768 304.25元;

  2长江公司向投资公司支付提成款2 771元;

  3长江公司向投资公司支付未付款237 937.20元。上述支付款项,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付清;

  4驳回投资公司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6 199.69元由投资公司负担46 199.69元,长江公司负担40 000元。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判决:

  1撤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1999)苏知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2江苏长江影业有限责任公司向广州国际华侨投资公司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2 277 312元;

  3维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1999)苏知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第二、三、四项。

【案例评析】

  〖1〗一、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双方签订的合同是否有效

  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双方签订的合同系影片发行权许可合同,该合同合法有效。长江公司抗辩称,由于投资公司没有发行许可证,所以合同无效。所依据 的理由有两点,一是投资公司违反了《电影管理条例》和《影片交易暂行规定》的有关规定,不具备影片交易主体资格;二是投资公司在《下》片已经放映结束的情 况下,非出于履行合同的目的与其签订合同,且倒签签约时间,是欺诈行为。

  对此争议问题,首先,关于主体资格问题。本案当事人对于投资公司与南京电影制片厂就合作拍摄《下》片签订《协议书》,由投资公司进行全额投资, 并享有该片著作权和全部发行收入等事实无争议。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自己行使或者许可他人行使其著作权,并依照约定或者法律规定获得报 酬。作为《下》片著作权人,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签订《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就长江公司在江苏省范围内独家发行《下》片,以及双方按比例分成影片票 房收入等问题达成协议,符合我国著作权法的上述规定,也不违反该法关于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的规定。从电影行业及电影作品发行的特点看,投资公司的分账发行 许可亦是电影作品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获得投资回报的主要方式,与法律保护民事主体依法行使民事权利的宗旨不相违背,不为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所禁止。《电影管理条例》和《影片交易暂行规定》有关电影制片、发行和放映、有偿转让等活动中对主体和客体所作的限制性规定,是在我国电影行业机制改革过 程中,电影行业主管部门为了加强行业管理所制定的,其目的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发展和繁荣电影事业。投资公司虽无制片许可证和发行许可证,但其并不直接参与 制片、发行活动,而《下》片的实际制片、发行者均持有相应的许可证,而且该片内容经主管部门审查通过具备准映证,投资公司将《下》片许可长江公司分账发 行,无论主体还是客体均不影响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亦不妨碍国家对电影行业的行政管理,并且与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发展方向是一致的。此外,《影片交易暂行 规定》是行政规章类的规范性文件,并不属于法律所明确规定的认定合同效力的依据,因此投资公司具有签订本案所涉合同的主体资格。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其他很 多例子,尽管当事人一方违反了国家相关行政管理的规定,但是他们之间的民事合同仍然是有效的。不能随意以民事法律行为是否违反行政管理规定来决定民事法律 行为的效力,而应当着重考量这种民事法律行为是否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公序良俗或者国家强制性法律的规定。当然,违反行政管理规定的一方事后可能要受到行 政处罚,不过这是另外一回事。这是在理解本案时应当特别注意的地方,也是本案主要的意义和价值之所在。在下文中,法院最终支持了合同约定的10倍的违约赔 偿额,也充分地说明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当事人之间的约定受到法律特别的尊重,除非是由于特殊的理由,一般不能轻易地否定其效力。

  其次,关于欺诈问题。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于1999年4月签订的《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是对双方1998年5月口头协议的确认,且在签 订书面合同时,该口头协议已经实际履行。无论是口头协议的达成,还是补签书面合同的意愿,都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即使签订书面合同的要求是投资公司提出 的,也不能据此认定其具有欺诈行为。虽然双方将合同签订时间倒签,也是经过长江公司认可,而且与口头协议达成和履行的实际情况相一致,并没有损害长江公司 利益,亦未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因此,也不能因合同时间倒签而认为投资公司具有欺诈行为。至于投资公司是否出于履行合同的目的签订书面协议,与 合同是否有效亦无关联,即使双方未补签书面合同,已经实际履行的双方1998年5月的口头协议仍然受法律保护。因此,长江公司关于《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 合同》属无效合同的抗辩主张,无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长江公司关于合同无效的抗辩理由不成立。

  二、漏、瞒报票款的违约责任主体是长江公司,还是漏、瞒报者

  长江公司对漏、瞒报票款行为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长江公司认为漏、瞒报责任应由漏、瞒报者承担。但是《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明确 约定长江公司负有检查各电影放映单位上报《下》片票房收入真实性的义务,并对各电影放映单位漏、瞒报票房收入行为向投资公司承担赔偿责任。长江公司以投资 公司在多次文函中已将10倍赔偿责任的对象变更为各市电影公司、影剧院为由,主张免责。根据《民法通则》等法律的规定,合同的变更,应当在协商一致的基础 上,由当事人对变更的内容作出明确约定。投资公司虽然曾数次致函长江公司及各市电影公司、影剧院,要求长江公司督促各电影放映单位如实填报票房收入,并提 出对漏、瞒报者处以10倍罚款,但仅凭这些函件并不能证明投资公司与长江公司已就《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关于漏、瞒报责任主体的变更达成了一致,故 不能因此而认定漏、瞒报责任主体发生了变更。因此,虽然漏、瞒报票款行为主要系各市县(市)电影公司所为,长江公司客观上对此难以监管,但根据投资公司与 长江公司双方所签合同第4条第6项的约定,该责任仍应由长江公司承担。其因此所受损失,可以另与实际漏、瞒报票房收入者解决。

  三、投资公司要求长江公司承担10倍经济赔偿责任是否合理

  关于投资公司要求长江公司承担10倍经济赔偿的责任,《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约定对投资公司查出的漏、瞒报票款给予10倍赔偿。一审法院 认为,本案中按10倍赔偿处理亦不符合我国合同法中的赔偿实际损失原则,故对按10倍赔偿的请求不应当予以支持。基于长江公司确应承担违约责任,依据公平 原则,以漏、瞒报票款额的5倍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即以法院认定的353 660.85元的5倍数额1 768 304.25元作为经济损失赔偿额。

  不过,二审法院认为,《影片票房分账发行放映合同》关于长江公司承担10倍经济赔偿责任的约定,并未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同时,鉴于目前电影 发行放映的实际情况,投资公司欲举证证明漏、瞒报数额客观上存在困难,故该10倍赔偿责任仅是针对查证属实的漏、瞒报数额,而实际漏、瞒报数额可能超过当 事人查实的数额。因此这种约定对双方当事人来讲并不失公平,实际上也不违反《民法通则》等法律关于违约赔偿原则的规定。因此,本案合同关于10倍赔偿责任 的约定有效,应当作为确定长江公司承担漏、瞒报违约责任的依据。

【法条链接】
  
  《著作权法》(1991年)

  第10条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

  (一)发表权,即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

  (二)署名权,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

  (三)修改权,即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

  (四)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

  (五)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即以复制、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或者改编、翻译、注释、编辑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权利;以及许可他人以上述方式使用作品,并由此获得报酬的权利。

  第47条当事人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条件的,应当依照民法通则有关规定承担民事责任。

  《民法通则》(1987年)

  第111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条件的,另一方有权要求履行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