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方正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提审案
发布时间:2016-08-15 浏览量:625

  

【案情简介】

  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方正公司)、北京红楼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红楼研究所)是方正世纪RIP软件(以下简称方正 RIP)、北大方正Post Script中文字库(以下简称方正字库)、方正文合软件v1.1版(以下简称方正文合软件)的著作权人。在实际的销售活动中,方正RIP和方正字库是捆 绑在一起销售的,合称方正RIP软件。上述软件安装在独立的计算机上,与激光照排机联接后,即可实现软件的功能。

  北京高术天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术天力公司)、北京高术科技公司(以下简称高术公司)系激光照排机的销售商,曾为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 所进口的激光照排机进行过代理销售,所销售的激光照排机使用的是方正RIP软件和方正文合软件。1999年5月,由于双方发生分歧,导致代理关系终止。高 术公司于2000年4月17日与日本网屏(香港)有限公司签订了销售激光照排机的协议,约定高术公司销售KATANA-5055激光照排机或 TANTOOOO-5120激光照排机必须配网屏公司的正版RIP软件或北大方正公司的正版RIP软件,若配方正RIP软件,高术公司必须通过网屏公司订 购北大方正公司正版RIP软件。北大方正公司作为日本网屏激光照排机在中国的代理销售商之一,在此项业务上与高术公司存在竞争关系。

  2001年7月20日,北大方正公司的员工以个人名义,与高术天力公司签订了电子出版系统订货合同,约定的供货内容为KATANA FT5055A激光照排机(不含RIP),单价为415 000元。合同签订后,北大方正公司分别于2001年7月20日和8月23日,向高术天力公司支付货款共394 250元,尚欠货款20 750元。高术公司分别于2001年7月23日和8月23日,向北大方正公司的员工出具了收取上述款项的收据。高术天力公司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永乐小区84 号楼503室被上诉人员工临时租用的房间内,为北大方正公司的员工安装了激光照排机,在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自备的两台计算机内安装了盗版方正RIP 软件和方正文合软件,并提供了刻录有上述软件的光盘。北大方正公司支付了房租3 000元。

  应北大方正公司的申请,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先后于2001年7月16日、7月20日、7月23日和8月22日,分别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永乐小区84 号楼503室、海淀区花园路6号北楼120室、南楼418室,对北大方正公司员工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与高术天力公司联系购买KATANA FT-5055A激光照排机设备及高术天力公司在该激光照排机配套使用的北大方正公司自备计算机上安装方正RIP软件、方正文合软件的过程进行了现场公 证,并对安装了盗版方正RIP软件、方正文合软件的北大方正公司自备的两台计算机及盗版软件进行了公证证据保全。从现场公证记录可看出,北大方正公司的员 工化名与高术天力公司联系购买照排机,主动提出要买盗版方正RIP软件和方正文合软件,高术天力公司的员工声称该项不能写入合同,但承诺卖给被上诉人盗版 方正软件。北大方正公司支付了公证费1万元。

  2001年11月29日,在原审法院主持下,双方当事人参加了对公证证据保全的两台被上诉人自备计算机及相关软件进行的勘验。勘验结果表明,在 被保全的计算机中安装了盗版方正文合软件,被保全的软件中包括盗版方正RIP软件及方正文合软件。双方当事人对勘验结果均不持异议。方正RIP软件及方正 文合软件的正常市场售价分别为10万元和3万元。

【争议焦点】

  1北大方正公司和红楼研究所采取的“陷阱取证”方式获得的证据是否有效?

  2北大方正公司和红楼研究所的损失如何确定?

【法院判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1)一中知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

  1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立即停止复制、销售方正RIP软件、方正文合软件的侵权行为;

  2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在《计算机世界》刊登启事,向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赔礼道歉;

  3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经济损失600 000元;

  4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为本案支付的调查取证费(购机款394 250元、房租3 000元、公证费10 000元)共407 250元;

  5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应在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返还购机款394 250元后,将激光照排机退还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

  6驳回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 010元、财产保全费15 520元、审计费60 000元,均由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负担。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2]高民终字第194号民事判决):

  1维持一审判决的第一、二、六项;

  2撤销一审判决的第三、四、五项;

  3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经济损失130 000元;

  4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为本案所支付的公证费10 000元。一审案件受理费11 010元,由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负担2 386元,由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共同负担8 62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1 010元,由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负担2 386元,由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共同负担8 624元。

  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

  1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2)高民终字第194号民事判决;

  2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1)一中知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六项;

  3变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1)一中知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共同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为本案支付的调查取证费(房租3 000元、公证费10 000元)共13 000元;

  4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1)一中知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第五项,即北大方正公司、红楼研究所应在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返还购机款394 250元后,将激光照排机退还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

【案例评析】

  〖1〗一、“陷阱取证”的方式获得的证据是否有效

  “陷阱取证”是指一方当事人为了获取对方当事人侵权的证据,以某种行为有利可图为诱饵,诱导对方当事人实施侵权行为,待行为人实施或者结果发生 后获取证据的特殊取证手段。在审判方式改革前,我国民事诉讼中的证据主要由人民法院调查收集;审判方式改革后,在民事证据收集方面,人民法院逐渐淡出,诉 讼证据原则上要由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收集。这使得当事人举证不能而败诉的风险骤然增加。败诉风险的大小取决于当事人的取证能力。客观地说,我国当事人调 查取证的能力是相当弱的,调查取证的环境也不好。特别是知识产权容易受到他人的侵害,而且在受到侵害后难以取证的情况比较突出。在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中,对 以“陷阱取证”方式获得证据一般应当持相对宽容的态度。在本案中,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明确肯定了“陷阱取证”的方式,二审法院对此种取证方式未予认可,最 高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虽没有提到“陷阱取证”的字样,但却在事实上肯定了这种取证方式。

  尽管如此,“陷阱取证”的方式仍然应当得到必要的规范和制约。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就是在采取“陷阱取证”方式时,应当遵循合法性原则,不得侵害 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年12月6日通过了《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其中第68条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 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具体到本案,北大方正公司取证针对的是特殊的侵权主体进行的,在取证过程中 只是客观地记录他们的侵权行为,既没有进行任何的利益引诱、威逼、胁迫或者人身攻击,也没有危害到其他主体的正常经营活动,谈不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应当 说是符合合法性原则的。二审法院认为,“陷阱取证”方式并非获取侵权证据的惟一方式,此种取证方式有违公平原则,一旦被广泛使用,将对正常的市场秩序造成 破坏,故对该取证方式不予认可。应当说,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二、北大方正公司和红楼研究所的损失如何确定

  在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中,损害赔偿原则一般按照以下几种方式予以确定:首先是全部赔偿原则。全部赔偿原则是指知识产权损害赔偿责任的范围,应当以 加害人侵权行为所造成的财产损失范围为标准,承担全部责任,也就是说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应当全部赔偿,赔偿应以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失为限。但由于侵犯知 识产权造成的损害事实和损失后果一般是不确定的,因此,各国一般设置了法定赔偿,即指由知识产权法律明文规定不法侵害知识产权造成损害的,应赔偿损失的具 体数额(或数额幅度)。《著作权法》第48条第2款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 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不过,无论是适用全部赔偿原则还是适用法定赔偿原则,都不能排除法官根据开庭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对法律的具体适用,以及在法律规定 的赔偿数额幅度之内,根据个案情况的斟酌裁量。另外,在极少数损害著作权人人格利益的情况下,还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原则。

  在本案中,一审法院认为高术天力公司和高术公司销售盗版软件的数量难以查清,根据法定赔偿原则要求高术天力公司和高术公司承担近50万元最高限 额的赔偿;同时,考虑到北大方正公司员工与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市场交易中的具体损失额13万元,综合考量要求高术天力公司和高术公司承担60万元经济 损失。二审法院认为,北大方正公司和红楼研究所的损失可以确定,即此一套软件的正常市场售价13万元。但二审法院没有考虑到北大方正公司和红楼研究所的损 失实际上难以确定,绝不仅仅限于北大方正公司员工与高术天力公司、高术公司市场交易中的具体损失额13万元,因而没有根据法定赔偿原则要求高术天力公司、 高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应当说是很不合理的。所幸最高人民法院最终支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002年)

  第68条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著作权法》(2001年)

  第48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