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文】烂泥中跳舞的专利人(谈金奖专利被提无效)
发布时间:2016-08-15 浏览量:954

  

烂泥中跳舞的专利人,你看清专利的本质了吗?——谈金奖专利被提无效

作者:李银惠  专利律师

 

 

【前言】

 

最近王琦琳哥哥(思博论坛IDGary)干了件大事,给获得中国专利金奖的实用新型专利提无效宣告(5月6日微信头条文章《牛文!!金奖专利,动不得的马蜂窝?我想捅一捅!》)。其实他的本意不复杂,只是想让实用新型的审查标准更有说服力而已,不希望实用新型授权成了看运气的事。

 

结果,比较奇葩的事情就来了。各种专利局的各种领导开始给琦琳哥哥打电话做工作,无效宣告口头审理中,竟然来了五个复审员,正常都是三个;甚至当庭宣判维持专利权有效,正常都是口头审理之后三四五六个月才发审查决定;千分之一的可能性被琦琳哥哥遇到了。

 

对此我表示深深地理解

 

这种情况下,猫腻是很清楚的,也就是早就预设了维持专利权有效,无论是啥证据。

 

专利奖主要是国家知识产权局评审的(当然,评审规则上并非如此,但至少该奖项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主持的),而且专利是否有效也是由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内部单位)。一旦自己评上的金奖,在自己的复审委员会里面被宣告无效,这是很没面子的打脸行为。

 

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不明真相的一大撮人民群众的口水一定会将专利奖掀翻,甚至连专利制度可能都会被口水攻击到,也会影响到政治前途。所以,必须要捂盖子。

只有明白真相的一小撮专业人士,比如我,总觉得怪怪的。

 

评奖规则没啥问题

 

面对问题,先捂盖子,这并不是专利局独有的问题,我也一样,我要是在商场偷瞄了美女,老婆翻脸之前,我肯定尽可能假装自己在挑东西。而我悔改的决心大小,取决于老婆的暴力程度。也就是说,想要不捂盖子,必须是骂的足够凶。骂到无法捂盖子的时候就必须解决问题了。

 

被骂的一定非常委屈,因为国家专利奖客观上吸引了人民群众的眼球,造就了专利在人民群众心目中高不可攀、神圣无比的光辉形象,提高了专利从业人员的荣誉度,功劳大大滴。而且,国家级专利奖的评审是非常严格的,专业度是有保证的,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掏点钱就能入围的。人家诺贝尔奖能评,我们中国专利奖当然也能评。

 

一切评奖都是排座座分果果的游戏,从来就没有客观过(当然,给我发奖的除外),包括诺贝尔奖也是如此。中国有钱了,就赏给中国俩诺贝尔奖,以后肯定也越来越多,诺奖评委也是相当不要脸,有能耐你一辈子都别给中国发诺贝尔奖,算你牛。

 

任何奖,都是一个影响力问题,根本就不是创新程度和水平高低问题,你说周星驰和小李子拿影帝的电影,是他们最佳表现的电影吗?根本就不是。所以我从心里往外深深地认为中国专利奖的评审标准没什么问题。

 

我只是感慨,其实就算已经明摆着要维持金奖的实用新型专利权有效了,也别做得那么假嘛,还五个审查员,还当庭宣判,欲盖弥彰反而不好玩了。本应该偷偷地进村,打枪滴不要,下次应当改进,就按正常案子判,不搞特殊。

 

中国专利已经进入比赛期

 

上面一堆废话,才到了我真正想说的话。

 

1985年建立专利制度到2000年加入WTO,这是中国专利的成长期,史前蒙昧时代。

2000-2015,专利资助政策火爆无比,养活了几万专利代理人,这是中国专利的训练期。因为中国企业在专利方面尚未长成熟,小胳膊小腿打起仗来很容易受伤。所以,政府作为家长普遍性地给孩子吃补药,每个都吃,也不管这个企业到底需不需要专利。

2016年开始,政府和专利局的玩法,该变了。简而言之,就是应该从训练期进入比赛期,直接以赛马的形式看谁对谁错,而不应继续以广泛撒胡椒面的方式,人人得利。

 

所以我觉得,别搞评奖这种东西了,唯一管用的东西,就是下马来战。

 

专利的本质是什么

 

专利的本质是贸易垄断权,是基于技术创新的贸易垄断权,是一种私权,是一种生意手段,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政府、专利局和法院只要保证授权和侵权诉讼程序中的公平就行了,本来没有必要支持任何一方,也没有必要大力推广专利制度。任何一个企业只要当两次被告,绝对比给他500万都对专利更热情。非常明显地,凡是我所接触的最重视专利的企业老板,无一例外地都曾经被竞争对手的专利搞得很惨。

 

经过三十多年的积累,中国已经有足够数量的专利专家能帮客户解决问题了。更何况,绝大多数本来被政府养大的专利专家,根本就对政府资助政策极度反感,一点都不领情呢,何必继续给钱还挨骂呢。

 

我国专利制度的幼稚是由技术创新水平太差导致的

 

什么北电、柯达、诺基亚,什么知识产权投融资,什么专利运营概念火爆,还被广泛提起作为专利重要性的经典案例。但有没有发现,这一切都是在美国发生,在中国根本毛都粘不到。原因何在?不是专利局不努力,也不是我们专利从业人士不努力,着实是因为中国的技术创新团队不努力,是中国的技术创新水平太烂导致的。

 

换句话说,中国整个专利制度的幼稚与低迷,是因为我国的科研水平太差导致的,而不是政府和专利行业太差导致的。专利制度是为科技创新服务的,科技创新水平烂,专利制度是优秀不起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专利从业人士一直都在一堆烂泥里面跳舞,其实也很委屈我们自己了,难怪我总是发不了财呢。在很烂的科技创新的情况下,政府资助专利申请确实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作为专利从业人士,当你看到一份技术交底书的时候,有多大的比例会看到能让自己眼前一亮的技术方案呢。又或者,能多大比例地看到纯粹原创的技术方案,而不是在别人的基础上修修补补,搞些外围专利呢。我是正经八百搞过科研的人,我所搞的科研,就是老师让我去找几篇这个领域的顶级期刊的英文论文,看懂了之后,照着再做一遍实验,然后把数据重新发表写成新的论文去发表。我从中完全没有找到乐趣所在。我的经历,是否具有普遍性,是否中国的科研大多是这样搞?

 

无需深究,反正中国的科技创新水平怎么样,大家心里有数。 专利有价值的基础,是专利所代表的技术有商业价值,而技术有价值,必须是技术领先于其他人。

 

严厉的专利保护比一百个专利金奖都更能促进科技创新

 

弱保护的知识产权,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应该可以抛弃了。就好像五六年以前,大家都在买盗版碟看盗版电影,但现在网络上找盗版电影已经比较难了,因为版权保护力度大大增加,所以才有了最近极其火爆的所谓IP。没有严格的司法保护,就没有值钱的IP

 

同理,专利官司如果赔偿额不够猛, 就不会有高超的技术创新,现在到了应该让技术人员发大财的方式给科技创新打鸡血的时代。

 

不经过比赛期就绝不会出现运营期

 

专利运营人士挂在嘴边的美国专利运营案例,动辄几个亿美元的专利包。其实这是由于首先这个包的专利技术确实领先,其次是这些包万一用来欺负别人,也很容易赔偿几个亿,这才会让这些专利值几个亿。

 

我们国家专利制度变化的方向,就应该是让专利权人下场拼杀,以拼杀的结果论英雄,而不是以政府的奖励论英雄。不经过十年的专利大案要案频发的时期,就不可能迎来专利运营的高峰期,也不可能让科研人员真正重视专利怎样申请和布局。

 

回归专利的本质

 

我并不是给专利局提建议。国家专利局牛人太多,水平比我高的至少有5000个(一万个审查员起码得有一半比我水平高),我能想到的问题,专利局要是没人能想到才怪了呢。

 

我只是借着这个专利奖的由头,给不明真相的一大撮群众讲讲回归专利的本质。别总是把专利当补品,充门面,虽然90%的专利只能起到忽悠的作用,但千万不要忘了专利是商业贸易中的杀手锏,是能独占贸易的商业工具。如果自身不是在行业内技术领先的企业,就没必要在专利上花功夫。如果自身所处的行业并不是技术驱动型行业,就没必要为了几万块钱资助搞什么专利。

 

如果觉得自己的企业在技术上领先,却总是无法在专利上占到便宜,那肯定是因为不懂得专利的规律,没做到正确的事。

 

改革需要继续深入以及总结

 

专利该去行政化,让市场的归市场,政府不用再为专利买单了,也不用承担骂名了。这正是简政放权深入改革的一部分。

 

专利是一门生意,专利的垄断性是靠诉讼保证的,诉讼打起来,让专利真正能做到垄断市场,就一切都好办,既促进创新,又促进专利运营,促进中国专利价值的提高。

 

作为专利权人,假如不懂专利的话,我认为唯一需要考虑就是专利打官司能不能赢。靠专利赚钱,一切都以官司能赢为基础条件。政府那些奖励,包括专利奖这种东西,能拿当然要拿,反正是荣誉,只是别把这种东西当作专利唯一的用途。